每日一吸甜甜桃(〃∀〃)ゞ❤

一个写点渣文的小傻子。
除了沉迷男色什么都不会。
专业站冷cp坑三十年。
来找我玩呀(〃∀〃)ゞ❤

各位爸爸。
我想约稿。
这里阿碟,写渣文的小傻逼,能写的cp见tag!!!
约稿要求不多,真不多。只求带走!!!
看上我了直接找我嘛!!不要大意!!!LOFTER上文不可以的话还有别的文可以拿来审核!

涉及剧透的碎碎念(啤酒瓶底一样厚的cp滤镜))

其实这些话变5看完之后就想说了,被拖延症拖到今天...
变5不带脑子可以看 深究剧情什么的太伤人了 但是擎蜂撒糖真的撒得很良心(这也可能是为什么我写的擎蜂渣文又被拉出来日了一顿...)
作为BBB迷妹和大哥迷妹...我现在还记得大黄蜂片头靠后的位置被说了“你永远不能做到擎天柱那样”(原话应该是这个,记不清了。)
说实在的,我玻璃心炸了。其实也用不着炸但是我联想到看tfp中柱子死了领袖职责交给bbb然后我就,很爽快的炸了(以下都是戴着cp滤镜说话,不要打我)
BBB虽然一直在成长,之前的时候大哥不在时是他挑起重担,一直到变5大哥回赛博坦的时候他也一直是那个孩子,本该年轻放纵的年纪,在战场上阳光的脸庞却被飞尘掩盖。我总觉得BBB没有想取代大哥的意思,他只是靠着被予以的职责,思念一个人。我不觉得bbb生气是因为被说了他做的不够好,只是他不想被比较,毕竟那是大哥,是他想追随的身影,bbb在沿着他的脚步向前,想要追上他与之比肩,又觉得大哥高大的身影应该永远站在无人可及的最高点。

然后是糖。
擎蜂发糖太特么良心了我看完抱着我的抱枕在去公交站的路上哭了一路...好几年一次的糖太过分了...
黑化柱子和bbb打架可以说是我盼了很久的虐点,不太满意的是我觉得bbb不可能不迟疑下手打柱子,没有感情纠结伐开心(你他妈)。
bbb背负他应负的责任而和大哥打起来也好,为了打醒大哥让他认识到自己是谁也好,bbb心里都会有那一丝眷恋吧,那是他追随很久的大哥,是不可能真正狠得下心的。我坚信bbb手下留情了,就连他打架,也只是扑或克制较多,枪械类武器在我印象里是没有的。即便是在最后的最后,大哥的剑比向他的颈部,他也只是不挣扎,湛蓝的眼睛还是那么晶亮,里面装着他最憧憬的大哥的影子,他说:“我愿意为你献上我的生命。”用的是他的本音,一如他在入队时向大哥宣誓一样的声音。
大哥在听到bbb声音后就清醒了也是神作呜呜呜呜呜呜呜而且他还说我已经很久没听到你的声音了,官方你皮,这就是大块糖我不接受其他解释!!!

最后还有我十分心水的神配合。
就是柱子去打昆塔沙时受制,但是他有他的小蜜蜂,他是擎天柱,所以他相信身后那个亮黄色机体的完美配合。擎天柱说:“下面让你见见我的朋友大黄蜂。”
然后昆塔沙转头就看到大黄蜂扒着晏露出小脑袋,而且bbb还说了句“蜜蜂要来蛰你喽。”英语听力不好但是勉强听到他说什么什么like a bee...太,太可爱了。万箭穿心,我要-厨bbb一辈子。
他们一直配合下去好不好啊😭😭擎蜂还能战五百年!!!!
谢谢你们看我的碎碎念我已经激动的不知道咋办了😭😭😭😭

我的目标。
明天更WHISKEY,KISSES,SEX.
顺便把之前abo设定Danack的脑洞填一章。
还有把之前烂在草稿箱的大纲比如说五加一小甜饼的danack干掉。
屯计划自勉
祝福我吧...

嗨亲爱的,今天的晚安吻呢?

“我当然不会,我会合理把握时间的不会累死自己的所以你可以去睡了好吗宝贝?”
...当然不会,你更可能死于太多的咖啡因。
Jack憋了很久才把这句话咽下,他把那杯黑咖啡怼在Daniel的桌上,盯了他一会打算说点什么。
最后他叹了口气,在不打扰Daniel的前提下把自己埋进角落的沙发里缩的小小的。

上帝啊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感有多强?Daniel第三次想着这件事。他的笔自打Jack进来就再也没动过,不远处人轻轻浅浅的呼吸和小心翼翼,生怕惊扰了自己的动作伴着衣料的窸窣摩擦在Daniel的脑海中放大无数倍。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去抱住那个小家伙,下巴抵在他那柔软的小卷发上,听着他安稳的呼吸进入梦乡了––不不不那可不是控制狂先生乐意见到的结果。
...就要完成了,新的魔术。
最后Daniel只是叹了口气,重新演算起新魔术的成功率。昏黄的灯光打在他的侧脸上,吧他的半边轮廓变得模糊不清。

“Jack你如果困了不用管我你去睡...吧?”话尾戛然而止在上翘的尾音上,Daniel瞥了一眼旁边显然已经进入梦乡的人无声地笑了。他小心翼翼地坐进沙发,靠近男孩,男孩仿佛有感应一般迷迷糊糊地靠在他肩上。微卷的发丝蹭在他颈侧,柔软的触感像是奶猫的小爪子一样挠在心尖上。有点痒。
“唔...Danny...”Jack迷迷瞪瞪地开口,再次无意识地蹭了两下,然后Daniel就看到身边的男孩噌的坐起来,圆溜溜的眼睛瞪着他假装自己很清醒:“我没睡,Daniel,真的!”他好像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有点尴尬的挠挠鼻尖,换上一个带着微微狡黠的笑容。昏黄的灯光在他眼睛里流转,把焦糖色的瞳仁映衬的闪闪发亮,“well,我想,你大概准备好给我一个晚安吻了?”

首先,谢谢观看这个小段子。
想要写 Jack天使催总熬夜的男友睡觉并且想要晚安吻所以赌气不给晚安吻就不去睡觉––这样的故事♡
最后我要说 Jack就是天使!!我爱他!!!

ALL王

更新更新~

……真的是谢谢小天使多年以来的不离不弃……终于让我早已没有的良心感受到了一丝愧疚。

谢谢你,真的。

真诚的给您鞠一躬 我太爱你了……

 @一秋之夏 

下一更的时间我们来商量一下怎么样……




Day 8.

很正常的一天。

真的很正常。

先不说王杰希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莫名的娇小了很多,重点是他觉得自己被人抱着,而且缠的很紧。

王杰希瞅着天花板望了会天,他眨眨眼睛,无意识地耸耸耳朵。

恩,猫耳朵……等等????

在意识到耳朵的存在后,王杰希又眨了眨眼。然后,果断而又冷静地给了旁边抱着他的黄少天一巴掌。满意地听到旁边人表示已经醒了的嗷的一嗓子,王杰希悠悠地转头,看向黄少天的眼睛清澈无比,像是瞳孔里拢着一汪小小的清泉,在阳光下粼粼的闪光。

啊,天使。

天使略显清冷的声音传过来,居然带着一点奶声奶气的软糯。

“妈的我说怎么这么疼,黄少天你他妈压着我尾巴了。”

 

 

 

 

黄少天哆哆嗦嗦往训练室走,王杰希抱着尾巴缩在他怀里,一副安静乖巧的样子。

沿途遇到的蓝雨队员显然已经习惯了小杰希和黄少天腻在一起的样子,只是会在路过的时候顺手呼噜一把王杰希头上的毛或者捏捏他的耳朵,王杰希也是低了头乖巧任摸,只是偶尔瞥向要开口的黄少天时眼神凌厉而有杀机,真正的微草队长的眼神。

左眼写着你叫一个试试,右眼写着敢说出去你就死定了。

黄少天瑟瑟发抖。

你们瞎是吗看不出来这人不是那个小孩子吗我靠我靠队长救命啊!!!!!!!

顺便流了一地宽宽的面条泪。

 

 

 

 

此时伟大的救世主喻先生正在友好的交流。

又名发小王杰希的照片气全联盟已达到愉悦自己的目的的交流。

 

君莫笑 10:18:46

变成小孩子?喻文州你说也得我们信啊?心智变成小孩子你认真的?

方锐在后面秒跟了个1,顺带叫嚣着空口无凭没有证据之类的话。

底下是一片整齐的+10086

 

这群禽兽……不就是想多看一看王杰希最好是视频什么的吗。我还不知道你们。 喻文州无声的扶了扶额。突然,他眯起眼睛,勾起一个和善的微笑。

 

索克萨尔 10:32;13

少天每天还抱着王队睡觉呢,如果是正常的王队绝对不会同意的对吧?

[少天和王队睡颜.JPG]

少天经常这样啦,他和王队关系可好呢。

 

顺手发了一个用惯的微笑的表情,喻文州退了QQ,一群人或生气或哀嚎都消失在屏幕中。

莫名的心情好起来。喻文州勾起唇,眉眼弯弯的笑,温柔的像四月的和风。

谁说卖队友不好啦?也挺有意思的呀。

卖队友不留名,深藏功与名。给无私的喻队长打call。

 

 

 


一个脑洞

很不要脸的占个tag。
就是大体一个框架。具体没想好。短篇中篇长篇也没想好。
abo设定。
半架空。
Jack是个omega,好不容易在酒吧混到了一个驻唱位置,平常就靠着驻唱和小小的魔术养活自己(小偷小摸?不,那只是赚个外快。)凭着一点点魔术的技巧和灿烂的笑容虏获了一大批漂亮的小姐。还有一大批alpha。
那群alpha不是想上他就是想标记他。还有的想标记完之后再上他。
可是Jack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只是每天装得像一个害羞的小处男一样应对那些alpha露骨的调戏(哦,小处男那一条不是装的),摸走那些脑子里只有和他上床的alpha们的钱包。然后翻着白眼趁混乱给那个alpha一手刀。
当然不是每个都要打,他可是个善良的小魔术师。好的事实上是他不是次次都有机会,他要控制那些“酒吧里那个脸甜爆了的omega驻唱专门抢劫alpha”的留言。再者说,那些比两个他还壮的alphaJack真的不确定能劈晕他们,况且那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alpha大多记仇––拜托,他还想在这一块混下去。
当然是有原因的。虽然这里的很乱,酒吧也没什么好酒但是有Daniel!对,就是那个Daniel––表演起魔术来帅的要死的Daniel。顺带一提Jack那点魔术小技巧也是因为Daniel才学的。
Daniel是个魔术师,喜闻乐见的是个alpha。小有名气,而且粉丝大多数是漂亮的大波辣妹,男粉丝也有但是大多数是想和他上床那种(据说这位atlas先生私生活十分不检点,指指点点)。好吧,谁让他有魅力。
Jack下手偷一个alpha钱包的时候被Daniel看到了,他挑着眉看男孩娴熟的动作,心说这样的人练魔术是把好手,然后就看到Jack把钱包塞进自己口袋里还挂着刚刚被调戏时那个羞涩的微笑从善如流地给了那个alpha一巴掌,那个alpha一声不吭就倒下了。Jack又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对注意到这里的人解释说“他喝醉了”。Daniel觉得后颈一凉。
但是他没有管,只是默默收回目光,记住了这个小omega的长相。
然后他又看到了Jack偷钱,四次。
Daniel翻了个白眼。拜托,这些alpha都是拿下半身思考的吗。
Daniel真的没想过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他靠在吧台上,半边脸隐匿在阴影里,装作漫不经心盯着眼前的酒杯,好像没发现那个小omega一点一点有预谋的凑近他一样,感受到Jack灵活的手指摸在他身上找着自己的目标,Daniel没有动,只是眯眼看着这个男孩露出的一小节白白的后颈。
掏钱包掏到一半的Jack觉得哪里不对,做贼心虚地抬头就看见Daniel的脸,手里的钱包piaji掉地上了,还伴随着一声尖叫“操啊j Daniel atlas?????”
一片沉寂。
Jack咽了一口口水盯着那个很无辜的躺在地上的钱包不敢看Daniel玩味的目光,我操,我刚刚偷了偶像的钱包我现在去找他要签名他是会打我一巴掌还是觉得我有毛病––干得漂亮Jack Wilder你给你偶像留下了深刻印象虽然不是特别正面但是至少比没有强。
自我催眠很久的Jack终于敢抬头。
他颤抖了。
他颤抖的捡起钱包塞进Daniel手里,身手敏捷的,挤过人群,嗖的,就跑掉了。快的Daniel眼前出现了残影(。




其他的还没想好哈哈哈哈哈哈哈感觉我这说记个梗根本就是把故事写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私设特别多而且有的设定可能不太对净是前后矛盾那种––毕竟脑洞的主人没脑子。
大概会写,视情况而定啦。
有人看吗哭唧唧(。

像晴天和雷阵雨的小间歇,像天使与恶魔的中间值,像天才与疯子的一念间。你是混乱,是矛盾,是温柔和叛逆堆砌起来的夺目耀眼。你攫住我目光的全部理由。
如虫豸啮骨,万劫不复。

有感而发

小火真可爱啊。
带霹雳火玩的太太都是好太太。哭着说。

WHISKEY,KISSES,SEX【上】


#瞎几把写。
#就是一个脑洞。而且好像显得有点渣。人渣的渣(不是
#第一人称注意!小心雷雷雷!
#...没错我开始只是想写篇戏来着所以用了第一人称。结果脑洞收不住了只好改成文:)
#努力模仿喜欢的太太的文风。向太太致敬!
...可惜模仿的不伦不类都不好意思说出来。哇哇大哭。
#时间线接盗2结尾。大概 。

跑出去之后我想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这特么就没事了?说真的我觉得这神转折有点操蛋,没错,说不出来的操蛋。不不不我没有不乐意这样的结局我觉得还挺好的。真的。
所以我就无所事事叼着薯片用标准姿势懒懒地靠在椅子上,感觉一切都有点没意思。嘿,大起大伏之后就会这样。还记得那对混蛋父子被抓走时的表情吗?上帝啊那可真有意思。我一下子没收住噗嗤笑出声来,又赶紧在Daniel挑眉看向我,脸上带着被打扰的不满和一点点探究表情之前收住我的笑容。
Lula和Merrit跑出去说是放松一下,嗨,你能想象吗?她男朋友就在这她居然不想和她男朋友一起出去?我义正言辞地提出抗议,激烈的程度可能有点超乎她预料,好吧也超出我预料。但是这没什么用,她冲我笑了一小下就出去了。哦,还留给我一个额头吻。
所以现在就是我和Daniel对着无所事事(Dylan迷之消失了,天知道他在哪)。对,我怕的就是这个。我随手飞了几张牌,看着它们一一契进桌上的西瓜中央(汁液顺着纸牌棱角流下来––滴答!)––哈你可能看出我现在有多无聊了。我得承认,虽然光是想想“和偶像Daniel独处一室”什么的还是蛮刺激的,但是我不是以前那个,嗯,看到偶像激动的不得了的小迷弟了。我和Daniel的关系现在十分微妙,当然,我单方面的。对偶像的崇拜和对Daniel的无条件信任以及希望他能注意到我认可我的好胜揉杂在一起构成了我对Daniel的全部复杂感情。就像是高高的建筑摇摇欲坠着即将坍塌之前保持的让强迫症气的牙痒痒又不愿意看它轰隆一声倒下变成一堆废料堆的微妙平衡一样。得了,我知道我不会形容。原谅我,原谅我的语文水平,okay?
我伸长胳膊勾过一旁的零食袋子,又开了一袋薯片,围观Daniel切牌(把他切牌的样子就着薯片吃进去,好像这样就能把他刻进我脑子里一样。你别看我,我开玩笑的。)––他切牌的样子很好看,真的。你很少能看到像Daniel那样切牌切的跟一种艺术似的。他的手骨节分明,手指纤长白皙却很有力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在走神(即使这对我来说真的不是什么不足),扑克牌在他手里翻着单调重复的花样,单调的我都有点看不下去,简直想去敲敲他的脑袋告诉他不要再走神了你这个动作已经重复了七次了。但是我忍住了,感谢我的自制力。
Daniel的手很平稳,哪怕是心不在焉抽牌的样子也一样优雅。手指舒展开,指尖拈着张普通的扑克牌,明明是简单的动作,他做起来就是一种迷人的感觉,你知道的,Atlas式的勾人。可我分明觉得他好像有点紧张,和我一样的紧张。我猜一定是我哪里搞错了。
然后依旧是很长,很长的,沉默。我机械地嚼着薯片盯着Daniel,感觉那种单调的咔嚓咔嚓的脆响一直深入我的脑髓,在我大脑里转圈圈。但是我还是把剩下的薯片渣倒进嘴里,又拿起一袋薯片并且犹豫着要不要打开它。
但是真的,我受够了。
“嘿,Daniel,我们要不要,也出去放松一下?”我舔了舔有点干涩的嘴唇,薯片上的粗盐粒还沾在我嘴角,因为我感觉到了那种咸咸的味道。我只希望我的样子不看上去那么傻,像个贪吃鬼那样。上帝作证,我只是真的没事可做才一连干掉三袋薯片的。希望Lula会记得带着补给回来。
我眨巴眨巴眼睛等着Daniel回答,下意识就有点慌张。大概就是潜意识里那种作为迷弟见到偶像就激动害怕的后遗症。显得有点蠢。我知道。
出乎意料,他答应了。
他答应了!
“去哪??”说实话我都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所以听到这种回答有点惊讶,声调不由的提高失声问出来。
“你定吧。”他声音很低,而且有点反常。奇了怪了,这分明一点都不Daniel。
“ummm...酒吧?”我看到他点头,后知后觉有点高兴没有什么未成年不能喝酒的梗打趣儿了。嗨,他们应该知道,我都交了女朋友了,绝对成年了。这梗太老了,该换了。
...没有我一点也没有惆怅,不是因为Lula来了之后Daniel就对我比以前更疏离的态度。
嘁,他大概真以为我看不出来,我又不傻,该有的观察能力我当然具备。我清楚的记得那次我和Lula聊天的时候。Lula和我东扯西扯,我们从薯片口味聊到Merrit的睡相差然后聊到之前的Henly,最后,聊到了Daniel(对,就是这,我打断了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话题就到这戛然而止了)。
Lula真的很可爱,她的话题永远那么有趣。我冲她扬起一个称得上是灿烂的笑,然后余光就瞥到终于打开房间门出来打算开口说点什么的Daniel看见我们好像被噎了一下,没有再说话。我猜他大概是要喊我,因为新的魔术还是练习配合之类的玩意,本该如此的。但是他好像不打算继续下去了。我等着他再次开口。一边和Lula这种跳跃思维的女孩聊天一边抽空盯梢Daniel什么时候开口继续他刚刚要说的话真的是很累人的事,大概是一心不能二用的亘久不变的真理,我听到Lula有点疑惑地问我:“Jack––?”她拖长的音调让我回神,然后就感觉到她随着我的目光往Daniel的方向望去。我一阵慌乱,赶忙转了视角用一个变玫瑰还是什么的小把戏转移话题。连我也觉得那样的转变太尴尬太牵强了,但是Lula什么也没说,她接过花,顺手丢进花瓶里,冲我笑笑。“jacky,麻烦你下次从我花瓶里偷了花就不要再送还给我了好吗?”她有点无奈地点点我的额头,我含含糊糊地应着。善解人意的姑娘,我真爱她。我暗暗松一口气,眼神又开始管不住一样往Daniel那乱瞟。嘿,Daniel这人一定是有魔力。我这么下了定论。
结果一直到最后我也没等来Daniel的再次开口。他在我的目光中又退了回去,很轻的关上了门,似乎希望没人知道他出现过。关门的前一秒––我发誓––我难得在他眼里看到失落的表情。我不知道我怎么发现的,反正我就是知道。那一刻我差点要控制不住我自己去敲他的房间门了。他最后给我的眼神委屈的要命,像是一只卷毛猫发现桌子上的牛奶并不是给他准备的而是留给别的谁那种,失落又委屈,用眼神告诉你“你快他妈地给我一个抱抱”但偏偏嘴上什么也不说(我承认我有点夸张,但是管他呢,反正我就是那个感觉,或许说,我希望是这个感觉?)。
好像从那开始Daniel就不怎么出现在我跟前了,尤其是我和Lula在一起的时候。别问我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我就是控制不住在任何场合搜寻Daniel身影的目光,都怪他这个人太耀眼了。
哇哦话题扯得有点远,你知道我不适合干这个,在这里心平气和的讲故事还是什么的。
...我没有在转移话题。行了行了你别盯着我,我确实是有点伤心的。你满意了?说真的,我是说,我真的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酒吧里很暗,熟悉的嘈杂夹杂着淡淡的酒的气味在熙攘的人群中挤出来,带着无声的邀请引导人们推开酒吧的大门。我觉得身边的人和这一切格格不入,他太明亮了,太耀眼了,不适合这么人口混杂的地方。我有点心虚地去看Daniel,发现他好像并没什么反应,我才想起来Daniel一定也熟悉这种地方。哈,酒吧,一夜情的发源地。
这种地方我以前经常来,我是说,以前。嗯,你知道的,人多混乱好下手嘛。但是今天的暗好像不一样,不是心理作用,也绝不是因为是我和Daniel在一起来这种地方。绝对。我只是有点手足无措,那点小迷弟心思大概又觉醒了,我看着Daniel被暗色藏匿了一半凌厉线条而分外温柔的侧脸,觉得他真的很帅。
几杯酒下去,我有点微醺,我很久没喝酒了。很久。
我半仰起头,迷离的灯光落在我的视网膜上模糊成暗色调的色块,刺痛我的视觉神经,让我觉得眼睛发酸,反应过来已经盈了满眼的泪。一切事物在我眼前变得更加模糊,除了对面的Daniel。他依旧能轻松地夺走我的视线,我连他微小地皱眉都能看得清楚,即使我知道我没看他。我低着头,盯着酒杯里晃荡着泡沫的蜜色液体,但Daniel的身影就是很神奇的晃在我眼前,让我不注意都不行。
昏暗迷离的灯光蒸腾出的都是暧昧的颜色,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黑暗里无声地发酵。气氛很好,适合接吻。我和Daniel坐在角落里,离得很近,但是酒吧里太嘈杂了,离这么近我也感受不到他的呼吸。
快,再凑近一点。
我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这样叫嚣。这好像有点不对。我转了转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思索,最后还是决定遵从本能靠他更近。我有点头晕,这不适合思考。
喝了一点酒的Daniel话有点多,我也是在这时候意识到我第一次和Daniel在一起安静的聊天,靠在酒吧吧台,面前是普通的威士忌。我盯着他的脸看,完全没意识到他在说什么,直到他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浅淡得像是随手点上去的一样。他的眼睛很亮,倒映着酒吧不甚纯净的灯光,显得很脆弱。光点在他的眼睛里破碎,慢慢洇染成他眼里的一片闪烁的银河。
I want to kiss him.我的大脑里只有这句话,还是大写加粗底下两道双划线的那种强调版本。
不对,这太不对了。他的眼睛太亮了,他的笑容太耀眼了,他身处的角落太暗了。我把一切可能的理由拉扯过来掩饰我刚刚的念头。我的头脑依旧拒绝思考,以至于我没发现这些理由幼稚的可笑。眼前景象好像在旋转,包括Daniel那个美好的笑容一起,旋转成我眼前让我眼晕的色块。那个念头也在我脑子里旋转,毫不怜惜地戳着我一切敏感的神经末梢,大喊大叫吵嚷着要冲出去。我觉得我的脑袋大概要爆炸了。
这个夜晚从最开始就是个错误,我突然在这个节点意识到这个要命的事实。
然后我就想起了Lula。女孩好看的笑容只在我脑海里过了一下,取代她的是Daniel逐渐清晰的剪影。操,停下。我对自己嘟囔着。脑海里的Daniel有点疑惑的挑起眉盯着我,我才明白那不是幻觉,Daniel就是在我眼前。
他的眼睛里满是细细碎碎的光,带着专注担心地盯着我看。又是那种表情。那种认真的给人一种他的眼睛里只装着你的错觉。Daniel每次在台上表演也是这种深情表情,每次都像是无形的磁场一样攫住我所有的目光。
他的声音低沉,好像温热的呼吸一样窸窸窣窣钻进我的耳廓,“jacky boy,你还好吗?”我一定是喝醉了,因为Daniel从来没那么叫过我,我也从没觉得他的语调这么软,声音满是能掐的出水一样的温柔。冷色的光点斑驳在他的侧脸和他的唇上,他的嘴唇潋滟着水光,唇瓣微张,唇线嘟出一个圆润的弧度,显得柔软温暖。J Daniel Atlas一定长了世界上最适合接吻的嘴唇。
我拽过他––我一定是疯了。我们俩的嘴唇磕在一起,他的唇很软,但是牙齿很硬。我猜我和他的嘴唇都出血了。疼痛让我的酒醒了一半,但是Daniel没有推开我,他在吻我,而且似乎一下子占据了主权。好极了,这让我刚刚醒酒的脑子瞬间又不那么清醒了。他的舌头在我嘴里搅动,我用唇瓣包住牙齿避免伤到他,我不清楚我是真的怕伤到他,还是单纯的想找个理由纵容他。细小的呜咽在溢出唇边时被我勉强吞咽回去,我怀疑他可能听到了,但是我管不了那么多。我连自己都应付不过来––像是有刺眼的白光在我脑海里爆炸开来,噼里啪啦的火星在其间窜来窜去,照的我大脑一阵发空。我在那一刻感受不到任何东西,就好像世界上只有我和Daniel,还有他那好看得要命的脸和唇上温软触感。
他最后舔吮了我的唇瓣一下才放开我。他挑起眉,被我不小心磕到的而渗出的血嵌进他的唇纹中,显得嘴唇过于殷红。一抹若有若无的细小笑意点缀在他的唇角,他带着点得意的看我,那是只属于Daniel的耀眼表情,和他在舞台上的自信如出一辙,至少都是我喜欢的不得了的地方。他笑起来真是太好看了。我迷迷糊糊地想着,又拽着他的衣领把他拽过来亲上去,他还是没有拒绝。我闭上眼睛,忽视脑袋的逻辑模块告诉我这一切都是错的。我不可抑制地开始期待接下来会怎么样,带着隐约的明了和不清醒的思维。

是的,我们都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