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秦。

一个写点渣文的小傻子。
慎点关注,坑品极差,内心极其脆弱。关注我了要是因为坑品差取关我 我受不了那个刺激(喂你倒是改改啊
除了沉迷男色什么都不会。
专业站冷cp坑三十年。
来找我玩呀(〃∀〃)ゞ❤

part 2

接上一篇

他乖乖被你圈在怀里。
说来也好笑,梦寐以求的人就在你眼前,你看的是他,想的却是之前在大厂的点滴。你想着那个宿舍的黑夜里睡不着的时候扒着床沿看他蝴蝶羽翼一样微颤着的睫羽,轻数着他舒缓的鼻息,想着他从浴室里出来,用白毛巾胡乱地把一头抚帖的毛擦成杂毛,水滴顺着飞展的睫毛泪珠一样晕开他眼角的红,想着训练完汗水顺着柔和的下颌线条划过他锁骨消失在大码卫衣大开的领口里,他仰头喝水时喉结小幅度起伏以及你一口气干掉三瓶维他命水也压不下去的火和渴。
最后所有片段重叠交错安安稳稳地回到脑海的角落里,你眼前就只有他,他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看你,脸上还带着刚刚说完那句话后没褪下去的红晕,话音依旧温柔得慢条斯理:“子异,你怎么啦。”
世界上怎么有这么乖的人。
你把脸埋进他颈窝里,温热的吐息贴着他的肌肤萌发出缱绻的水汽,痒得他笑出声来在你怀里躲躲闪闪的抖。“就在这里,好不好。”
怀里的人一僵,想也知道他此时会有点无措地睁圆眼睛,咬着下唇操着一腔闽南语调软软的问你:“真的假的…诶,不是,我是说,我不要。这里不干净。”你抱着他摇头抗拒,好像就一普普通通小他一岁多的爱撒娇的弟弟。实际上你也心虚,心说是不是太仗着他喜欢你得寸进尺了,想脸皮厚一点打个岔说我开玩笑的就听见他无奈的笑了一下,你看见他侧脸酒窝,里面盛着要溢出来的温柔和宠溺。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的像条狗?你觉得这句话不是很那么诗意但却得承认此言不差。你真的醉的膨胀,醉的飘飘欲仙,你只知道董又霖脾气好,洁癖可能是他唯一的底线,却不曾知道遇见你之后你就成了他的底线。他小心翼翼地转身亲过来,唇瓣蜻蜓点水的在你唇上流连,然后被你按着后脑舌头伸进他嘴里翻天覆地的一通作恶,泄出点微弱鼻音。你们做过那么多次,他却总也摸不到门道,学不会接吻的换气也学不会如何装模作样地应对你有点恶趣味的挑逗。他的反应永远那样真诚且青涩。
他被你亲的眼角泛着湿润的红,小声喘息着地软在你怀里,眼神又迷离地缠绕在你身上,无意识地去舔自己刚被蹂躏过而嫣红的唇角,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样子诱人犯罪偏他本人毫不知情,只知道无辜又信赖地向施暴者看过来。你只觉得脑内轰然作响,贪婪欲念都成了一念间,此时此刻只有他才是原罪本身。






无良作者,在线刹车。

一个车头。

很犹豫,我又想开车,写了一点开头又觉得我开车对不起我儿子纯真的外表和纯洁的心灵和这个净土一样的cp。就随便写了写,开不开车看我什么时候能洗清我的罪恶感吧(靠


你从背后突然去抱他,下巴颏就抵在他颈窝。
他乖乖地放松在你怀里,拎着铲子的动作甚至没因为你的突然袭击移动分毫。你想着说不定他已经用小动物一样的直觉过早的发现了你的偷偷摸摸,却不知道他只是对你的气息太过熟悉,以至于提不起一丝一毫的警惕。
他询问你旅途情况的时候你刻意不说话,他就会疑惑的转过头来看你。靠的太近。他的呼吸温热地降落在你耳廓里,嘴唇的柔软擦着你的脸颊若即若离,一瞬间了解他如你也开始分不清他是在撩拨的刻意还是天真的要命。他抬手拍拍你的脸,你看他嘴唇红的欲滴,妖冶美丽到锐利,笑容却软且无奈,带着气声的笑意甜味云雾一样飘到你心里。“你说你,怎么了嘛。”
“…想你。”你把手臂收的更紧一点,彼时他已经不是大厂里瘦弱的你不敢使劲的样子,肩宽的有安全感,肌肉线条流畅又饱满。腰却还是窄的一握。你不动声色地在他腰线卡一下又正人君子地把他揽紧。可Jeffrey无疑是精明的,他明白你藏在小动作底下的片微心思。他笑,笑的眼睛都眯起来,小小一颗虎牙像什么亮晶晶的东西把他的笑容点缀的闪闪发亮。“哎我也爱你啦。”他小声对你讲,然后声音降的更小,还加上舌尖不知所措勾过唇瓣的动作。“跟我去屋里,好不好。”

一辆没什么技术含量的车。

*链接走评论。
*没有前因后果没有技术含量没什么意思一发完的车。
*时间线理不清楚,就决赛舞台前的时候叭…
*感觉决赛舞台前他们也没有时间干这种事(…)但还是写了。这种操作也不知道O不OK。
*不ooc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雷慎点,考虑再三觉得能接受就点进去,受不了就点叉退出来,不是什么麻烦的操作,乖啊。

【粉丝滤镜,cp滤镜超厚】的话(可跳过):想写的是决赛舞台前的霖霖和子异。两个人都对未来的未知雀跃却也忧虑,怕分离也怕未来的无定数。我是霖厨,不好谈论子异,就说说霖霖。我们霖霖一直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孩子呀,平常采访也总是害怕自己做的不够好害怕喜欢他的人最后都一个个走掉,而且不管怎么说霖霖真的喜欢子异,之前的一个采访问小宝子异走的那天,小宝就特别怨念的说子异他什么都没留下就走了,半夜就走了,然后又解释一样的补了一句“nine percent嘛。”扯了一个很难形容的有点落寞的冷笑出来。所以我想在这种时候霖霖是最担心的,他对子异的实力有信心,害怕自己不能和子异一起出道,也怕真的子异出道了就不联系了就走掉了。所以他会特别没有安全感吧,然后通过一些唯一能做的方式来确认什么的。本来想写的是两个人带着点绝望的最后的抱团取暖,但觉得那样ooc而且也不太甜就换了个俩人互相安慰的不怎么车的车。【我觉得双佛有一种很天然的默契吧,子异会知道霖霖害怕什么,霖霖也最能知道怎样给予子异安全感。就算他们都会有安全感缺失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他们都知道对方不会走。】

炫彩字下划线加粗:渴望拥有评论!!!

简直是官方给异霖续命。
异国街头的相逢,命运的安排。这什么言情小说的剧情啊。

小宝真的喜欢子异了
上一秒:我喜欢一个人走,一个人在街上走才有那种感觉。
下一秒:因为街头遇到王子异开心到笑的停不下来。

记梗,尝试着回头塞进哪篇叶王里

早晨的太阳穿过窗帘的缝隙向上偏移些许。
叶修是在王杰希微有动静的那一刹那醒的,他迷迷糊糊地扯住要起身的人把人搂在怀里。王杰希难得的没抗拒,对叶修这种又打算以温存打乱自己一天的安排的无耻行径见惯不惊,况且昨晚刚经历了激烈的一晚,黏腻的早晨正是王杰希需要的,并以之为借口的怠惰理由。
他眯了眼窝在叶修怀里,样子怎么看都是只懒洋洋晒太阳的大猫,叶修只是从善如流的把他搂得更紧,闷闷的声音伴着温热鼻息贴着他后颈传来:“媳妇儿,你该长点肉了,抱着都嫌硌手。”
“那就别抱,你不嫌硌手我还嫌热呢。”
叶修片刻没说话,拦在王杰希小腹的手臂又紧了紧,把整张脸埋进他的颈窝里。
“要不,咱们开空调吧。”
王杰希冲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再低垂下眼睑时嘴边带了点自己都没察觉的笑意。从叶修的角度只能看见他微微颤动的睫毛儿,像一只蝴蝶展翅欲飞的蹁跹。
好啊。王杰希这么说道。

童话存档(。)

以前瞎写的童话如果找到了就扔到这里(。)

存档是个好习惯x


P1蝴蝶与三明治

蝴蝶不是第一次闯入别人家了,但是她是第一次遇到三明治。

三角形胖胖的身体安安静静的躺在长圆的雪白盘子里,透着点可爱气。

蝴蝶觉得挺好玩的,又觉得有点眼熟。她揪着触角使劲想了一会才明白,喔,这不是之前广告牌上的三明治吗。

蝴蝶每天要飞到很多地方,没有朋友的日子毕竟太无聊,她也只好四处转悠,打听打听街区里的流浪猫咪又和流浪狗发生了什么争执,帮帮无家可归的小虫子找找家,要么就盯着城市里花花绿绿的广告牌发呆,一坐就是一下午。

“咦,你是谁呀?”

大概是蝴蝶在窗沿边立了太久,久到三明治都睡醒睁开惺忪的睡眼傻乎乎的问了一句。

“我嘛,我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蝴蝶呀。”

“这样啊,”三明治想了一会,似乎这么多形容词让她一时消化不良,“真没看出来。”她摇摇头,认真的说道。

“……”

“那……你是来干什么的呀?”三明治见蝴蝶许久不做声,不由得问了一句。

“我是来吃掉你的。”蝴蝶眨眨眼睛,满意的看到三明治浑身打了个哆嗦。

“……蝴蝶都很喜欢吃三明治吗?”她待了一会,才颤声道。

“对呀。”

蝴蝶心情大好的点点头,却惊恐的发现三明治开始掉眼泪,这一下让蝴蝶手足无措。

“你……你别哭嘛……蝴蝶不吃三明治的啦。”

三明治立刻止住了哭声,忽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睁着还泛着点水光的眼睛看向蝴蝶,“所以你刚才是骗我的?”

“…恩”蝴蝶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诚实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啊?”

“因为骗你好玩。”

“喂!别生气呀!?”

 

 

“晒太阳很好玩吗?”好不容易哄好三明治,蝴蝶收了翅和她并排坐在一角被太阳晒的有点热热的盘子里。

“没有呀……”阳光照的有点暖,亮光撒在眼皮上,照的三明治一个劲的犯困,听到蝴蝶问话才含糊不清的答了一句,“只是因为很无聊呀,又没人和我玩只能……”

后面就没有了下文。

蝴蝶安静的等着三明治的后半句话,久到蝴蝶都要睡着了,脑袋冷不丁的往下一沉磕在了膝盖上,疼的蝴蝶瞬间醒了盹。回头一看三明治已经睡的很香,还不时像个孩子似的咂咂嘴。蝴蝶有点无奈的笑了,顺势躺在三明治旁边伸展开手脚,心里似乎有一块柔软起来。

 

“噗”

“……三明治你压到我了。”

三明治连睡相都像个小孩子,在盘子里翻了翻去,一下子把身边的蝴蝶压了个严严实实,连心底的那一小块柔软都被砸的无影无踪。

“对不起……”

三明治看着几乎被压成蝴蝶干的蝴蝶,连连道歉。

“……算了。”

 

 

蝴蝶在第二天又站在了窗沿边上,连她都明白为什么要过跑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那栋红瓦小房子,视力极好的蝴蝶几乎看到三明治露出的一角身形。

“你是谁呀?”三明治软软的声音传过来,似乎是真的忘记了。

蝴蝶想了想,真诚的说:“就是那天要吃掉你的那个。”

“……”

三明治转过身去用屁股对着她。

喔,她可真记仇。

蝴蝶这么想着,扑了三明治一头一脸的磷粉。

 

 

 

蝴蝶开始每天来找三明治玩,似乎已经不能解释为只是一开始的好奇。她们渐渐熟络起来。

“咱们去找茶杯玩吧。”

茶杯是她们新认识的朋友。

还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三明治和蝴蝶像往常一样坐在阳光最为泛滥的地方,发着懒东扯西扯。

“茶杯……是谁呀。”

“……”

三明治的记性一向不大好,总是容易忘事,甚至每天蝴蝶来找她总要再三提醒她自己是谁。不过令蝴蝶惊奇的是,三明治竟然一直没有忘记自己是什么馅的。

最开始还不太在意,渐渐的蝴蝶就有些担心起来。万一三明治哪天真的忘记自己该怎么办呀,她已经习惯了有三明治的日子。

不会的啦,三明治拍拍她的肩安慰她,你只要说你是三明治家的蝴蝶就好,我是不会忘记你的。

 

 

 

“嘿!”蝴蝶飞快地俯冲进屋子拍拍三明治的肩,她想告诉三明治自己在花草林子里面看到的那朵漂亮花。

“你是谁呀?”

“蝴蝶。”

“蝴蝶……是谁呀?”三明治一脸奇怪,似乎是真的忘记了。

“……”

蝴蝶诧异的抬头看着一脸无辜的三明治,虽然三明治偶尔也会骗她说忘记了自己,可是每当蝴蝶垂下头有点落寞的时候她就会笑嘻嘻的叫,“蝴蝶!”然后说蝴蝶真傻,说了不会忘记她。这时候蝴蝶就会扇她一脸磷粉。

但是这次没有,三明治一直看着她,像以前那样傻乎乎的,却没有再次冲她绽开笑脸。

她真的忘记了。

蝴蝶没有再弄三明治一身粉尘,也没有再说什么。她把头垂下去,又突然抬起来,眼睛亮亮的看向三明治。

“你好,我叫蝴蝶。”

忘记了也没有关系,只是重头再来而已。




P2蝴蝶,茶杯,三明治

从前,有一只茶杯,一只蝴蝶,一只三明治。

他们是好朋友。

即使每当早餐时候三明治都要躲起来,以防哪个不长眼的吃掉他,但他们依旧很快乐。

三明治和蝴蝶会在两点十五分的时候准时听茶杯讲故事,这时候户主一家已经开始午睡,不会有人发现一只茶杯,一只蝴蝶和一只三明治在窃窃私语。

茶杯懂得真的很多,他知道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比如说当月光穿过黄色的丝绸窗帘变成湿淋淋的银色线条时,会做一个黄玫瑰的梦;或者是嫩叶颜色的蝴蝶银铃般的笑声被风的影子分割成细碎的小块中,有摇曳的桔梗花田,还有悲伤的,哭泣的红色虞美人;又或者是当百合花的根茎在泥土中沉睡时,风会把最后一点花香小心的储存起来,留在鹿的婚礼上用。据茶杯解释,那是因为他有偷看过户主的书。茶杯还会讲稀奇古怪的故事,什么花椒树上的花椒娃娃喜欢过家家啦,山兔写的红叶信会随着小河流淌过去啦,各种各样的故事奇怪的很,但是三明治和蝴蝶喜欢。

当讲到一个关于海洋的蓝色故事时,茶杯的眼睛亮亮的,说想要出去看看。

真可惜,蝴蝶说,如果我能大一点就能带你出去了。

没关系,我不会走的,我不会离开你们的呀。

这样就好,蝴蝶想,茶杯很聪明,如果他想出去谁也挡不住,自己大概会舍不得他。

 

没过几天,茶杯就受伤了,杯沿上撞出了一道细细的创口,跟脑袋上缺了一块似的。茶杯说因为自己有点不小心才撞到的。

不过没什么大不了,茶杯依旧是那个茶杯,依旧会讲稀奇古怪的事,依旧会在他们不开心时做个知心姐姐,只不过脑袋上缺了一块。

茶杯却有点微妙,他说自己会被户主那个死强迫症遗弃的。

唔大概吧,蝴蝶想。茶杯他总是对的。

 

 

那天天空阴沉的不对劲,闷的烦躁,蝴蝶和三明治百无聊赖的捣鼓着飞行棋的棋子。不如我们去找茶杯玩吧。三明治提议说。

蝴蝶和三明治一起走到桌边——茶杯总喜欢待在桌子沿儿上看户主留下来的书。蝴蝶眼尖,一眼就看到那个青花瓷色的熟悉背影。

嘿。蝴蝶飞过去,拍拍那家伙的肩。

你谁啊。

听到的不是茶杯温润的声音,那家伙转过头来——不是茶杯,虽然他长的和茶杯一模一样。茶杯就是茶杯,是那个说话有点狗但是人很好的家伙。

蝴蝶有点怅然,户主果然丢掉了他。虽然明白茶杯总是对的,但总会报那么一丁点儿希望。

茶杯会回来的,蝴蝶安慰三明治,也是在安慰着自己,茶杯说过,他不会离开我们的。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茶杯依旧没回来,蝴蝶和三明治开始想念他了,想念那个独一无二的茶杯。

茶杯和这个烦到爆的冒牌货不一样,茶杯会安静的听他们讲话,而那个家伙只会一天到晚炫耀自己;茶杯会很温柔的说话,那家伙却一天到晚烦唧唧哔哔不停,总之他和茶杯一点也不一样。

我怎么也不会喜欢他的,蝴蝶这么想着,瞥了一眼那曾经让他很舒心的青花瓷颜色。

我们去找茶杯吧,蝴蝶声音有点奇怪,翅膀在背后微微颤抖。

我也想他了,三明治说。

 

虽然说起来很轻松,但是其实并不是这样。三明治三角形的身体只能慢吞吞的磨过一条条路,蝴蝶也只好慢下来等他。

不知走过了多久,蝴蝶看到了树后的一个家伙正在和一只松鼠讲话。

讲的是一只茶杯,一只蝴蝶和一只三明治的稀奇古怪的故事。

我当时越来越想出去看世界,但我舍不得他们,我每天纠结着以致于心神不宁,最后一不小心磕到了桌边儿,那一刹那我有一点点欣喜,但是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那个家才是最适合我的地方,因为那里有三明治和蝴蝶...树下的家伙喃喃的说着,蝴蝶飞过去拍拍那个脑袋缺了一点儿的家伙,就像每次去找他玩的时候一样。

他逆着光转过头来,背后是灿烂的光芒,照耀在青花瓷上呈现出绚烂的色彩。

只属于三明治和蝴蝶的茶杯的那独一无二的颜色。

 

 


蝴蝶与杨树 (上)

最近写童话写的有点上瘾,就瞎写写,以前很久以前写的童话好多都没了,为了不重蹈覆辙扔到老福特存个档。




    蝴蝶生活在一座森林里。

    但是森林实在太小了。充其量只是一片大一点的树林子。生长着的,也不过是蒲公英和一点儿不知名的野花,就连唯一一棵玫瑰,也是在蝴蝶在把树林子绕了三圈之后偶然发现的。不过管他的呢,蝴蝶已经生活的很满足了。

    也是偶然的一天,蝴蝶在解决了午餐问题之后决定去看看玫瑰,她的玫瑰。虽然她帮不上玫瑰什么忙,但那毕竟是森林里唯一一朵玫瑰花啊,作为森林里唯一一只蝴蝶,有资格慰问一下。

    就这样,蝴蝶遇到了杨树。

    

    

    

    杨树长在树中间的一小块空地上,脚边就是她的玫瑰。杨树嚣张的枝叶把玫瑰头顶的阳光遮了大半,只有勉勉强强撕碎的一点儿可怜巴巴的在玫瑰的花瓣上蜷成一团。

    “你谁啊???”蝴蝶看不下去玫瑰可怜的样子了,那可是她的玫瑰。哪来的树居然敢欺负她家的玫瑰。

    “你是什么树啊?以前没见过你啊?”蝴蝶绕着圈在杨树身旁转来转去,旺盛的好奇心渐渐代替了愤怒,在这巴掌大的小树林里出现一个新家伙是足够让蝴蝶碎碎念好久的大事情,“难道是白桦--?可是我没见过啊,白桦什么的。所以到底是什么呢?你看起来还挺好看的应该不是法国梧桐吧...”

    “是杨树喔--”大家伙被吵醒了,下沉的语调足以显示他严重的起床气,他拉长尾音,语气不善的发着牢骚,“我是昨天晚上才被画出来的,那时候你大概在玫瑰花里睡觉吧,毕竟我们这些东西存在也是身不由己的,也许哪一天那个人心血来潮把你擦了呢。”然后他看到蝴蝶瞬间溢满破碎泪光的眼睛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只得继续用他沉闷的声音笨拙的安慰着,“我是随口乱说的!你不要当真啊!”

    

    

    

    是那样洒满阳光的一天,画里的蝴蝶认识了画里的杨树。

    

    

    

    二

    蝴蝶是一只蛱蝶,一只,画里的,小到不起眼的粉蝶。

    杨树是一棵好大的杨树,即使是生活在画里,却也确确实实会在阳光下泛起明亮的波浪似的光,树叶子也确确实实会在清风下唰啦唰啦的发出声响。

    蝴蝶每天去看望玫瑰,给她唱歌,鼓励她快点长大开花,并告诉她自己种一个玫瑰园的梦想。一来二去居然跟玫瑰旁边的杨树混的很熟。

    玫瑰却不是那么争气。在一个还没有入秋,夏风却已经带了凉爽的日子里,玫瑰就被擦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朵更秀气更美丽的玫瑰。

    但是那都不是蝴蝶的玫瑰。

    这次玫瑰不会在蝴蝶讲些她胡编乱造的故事时眼神明亮的眨来眨去,也不会在她和杨树吵嘴时慢声细语的劝上一句,她只会站在水边看着自己的倒影自鸣得意。

    没有一点真正的玫瑰应该有的样子。蝴蝶向杨树发牢骚时这样说道。

    那真正的玫瑰应该是什么样子呢?杨树问道。

    蝴蝶也答不上来,毕竟她还没等到玫瑰开花的时候。

    总之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她小声的嘟囔一句,开始怀念她的玫瑰。

    

    

    

    蝴蝶再也没有去过玫瑰旁边,只是偶尔坐在杨树的枝头上,看向树下的眼睛里有那么一点落寞的怀念。然后一阵风吹过,吹响了杨树的树叶,也吹飞了蝴蝶眼里的寥落。蝴蝶还是那个傻乎乎的蝴蝶,整天唱着小曲找着花,嘻嘻哈哈的没有一点正经样子。但是杨树知道,蝴蝶真的很伤心。

    他一直都知道。

    不要伤心啦,你还有我。杨树轻轻地说,小心的弯过他的一条细枝拍拍蝴蝶的肩膀。

    嘁,谁要你。蝴蝶晃晃触角说道,然后飞进杨树枝干正中央的树洞里,缩起翅膀睡着了。

    

    

    

    

    三

    画里也是会有春夏秋冬。

    蝴蝶一如既往地缩在杨树的树洞里,看着雪花一点点的落下来,黑色的瞳里就映出一个闪闪发光的世界。

    蝴蝶超喜欢雪的。

    因为每到雪天,蝴蝶就可以戴上她的针织帽还有小小的,绣着玫瑰的手套,然后得意洋洋的问杨树:“好看不!专门找蜘蛛先生织的!”

    杨树也会在那时怅然的明白蝴蝶也是个爱美的女孩子。

    他会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的惆怅问蝴蝶,“你不会是凯窥上我的美色才和我做朋友的吧?”

    蝴蝶就会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然后在杨树满心期待的眼神下摇摇头说不会。

    过了一会儿杨树又会晃着枝叶问她,语气里带着点小忧郁,“难道我不美吗?我不倾国倾城吗,不祸国殃民吗?”

    杨树真是个神奇的家伙,蝴蝶想。

    

    

    

    四

    话虽这么说,杨树也确实是漂亮的杨树。

    一点点阳光就会让他的身上泛起一圈又一圈明亮的波澜,深深浅浅的绿就渲染了一树。遥远的风吹来,叶片唰啦啦的相撞,发出银子声色的星辰破碎一般的声响,被微风分割成一半盛夏一半微光。

     到底有多好看蝴蝶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很好看的那种好看!”蝴蝶晃晃触角,扒着杨树叶子的柄仔细地端详他发呆,时不时飞起来在杨树头顶盘旋几圈再落回去。

      杨树也就由着她看,不搭腔。毕竟蝴蝶自己总会耐不住寂寞,而且一般人也确实不知道蝴蝶的小脑瓜里在想什么。

     蝴蝶一般就会在杨树不理自己时无聊到自己开口。

     “杨树杨树,你为什么不开花啊?”

    

 

 

 

 

      说完杨树我们来说一下蝴蝶。前面说过蝴蝶是一只小小的蛱蝶。是一只不那么安分的蛱蝶。

      但是并没有谁规定蝴蝶就要安安分分地坐在杨树枝上看阳光透过自己翅膀折射出七彩的颜色呀,所以蝴蝶依然是一只不那么安分的蛱蝶。

      蝴蝶老是问些个稀奇古怪的问题,像是“杨树你为什么要叫杨树啊”之类的。

    “就像是玉兰花像纸飞机,乌鸦像写字台,杨树叫杨树,这些都是没办法的事情啦。”杨树慢吞吞地解释说。

    “你骗人。”蝴蝶稀奇古怪的小脑瓜才不接受这些无趣的解释呢,这时候杨树就会反问她:“那你觉得是为什么?”蝴蝶就一下子卡了壳,,拽着自己的触角绞尽脑汁的想。午后的阳光有那么好,大片大片的铺洒在杨树身上,好得杨树忍不住悄悄地打瞌睡。

   “杨树杨树!我知道啦!”不知过了多久,蝴蝶大呼小叫的把他叫醒:“你之所以叫杨树,是因为你的树叶子里有阳光的味道!”蝴蝶似乎很满意自己的回答,得意洋洋地绕着杨树转了一圈,钻进树洞里睡觉去了。留下杨树自己站在劈头盖脸水一样洒落的阳光里睡眼惺忪地自言自语:“阳光的味道到底是什么味道呢?”

   “你真笨!”蝴蝶在睡梦里回答,“阳光的味道就是杨树的味道呀!”

 


呜哇!!!!

被屏蔽了两次!!!!!!这次全走微博!!!我不说话了!!!!
https://m.weibo.cn/5204486650/4213500668217822
手机党走评论!!!!

“他们说很难在一双蓝眼睛里看出情绪,因为那样的颜色太淡漠了,也太疏离了。”

“我想那一定不是在说你。”

“你的眼神那样温柔,像是要把我溺死在蓝色的温柔的海洋里,四下一片寂静,我们在摇晃的海面上随波逐流。只有你和我。”


爱情是我看着你你也正好看着我,你的嘴角上扬,勾起的那抹微笑仿佛刻在我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