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吸甜甜桃(〃∀〃)ゞ❤

一个写点渣文的小傻子。
除了沉迷男色什么都不会。
专业站冷cp坑三十年。
来找我玩呀(〃∀〃)ゞ❤

【生贺】世界,真美好。

*我现在超级心塞x大概是那种喝水到处找不到水杯找到水杯后好不容易又找到水壶然后喝一口水被烫成傻逼的那种心塞,或者是开开心心去搜一个新萌上的cptag结果发现又是一个冷cp的那种心塞,还可能是发现自己给王杰希写的生贺太潦草了打算重新写一篇结果半夜码文打了个瞌睡就睡过去了所以没赶上老公生日的那种心塞。

*呵呵现在还有啥冷cp能抵挡我(自动手黄再)

*心塞到我不知道我在写啥x

王杰希喜不喜欢夏天叶修不知道,他只知道一到夏天王杰希就紧张的不正常。

    驱蚊水防蚊器一样不少,杀虫剂堆满墙角,看那样恨不得用花露水洗澡,搞的每次抱着他都让叶修有一种抱着大个儿驱蚊器的感觉,驱蚊器上还有一双大小眼眨巴眨巴。

   

   

    叶修和王杰希瑟瑟缩缩的窝在门口,倒不是钥匙丢了进不去门或有啥玩意儿非法入侵,只是房间里充满了,浓浓的,清新的,杀虫剂。

    “大眼你非要一天喷一次杀虫剂吗?”叶修真诚的看着自家恋人。

    “恩。”王杰希连头也不抬。

    然后是烦沉的沉默。

    “闲着也是无聊,去外面转转?”

    “……恩。”王杰希觉得他不能打扰宅男突然想下楼透气的神圣愿望。

    “噢等等!”王杰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深吸一口气,打开家门就跑了进去。然后叶修就看着微草不苟言笑的队长,一路小跑着(小腿的曲线美的惊人),突破杀虫剂的重重险阻,取回了一瓶六神。

    “嗬大眼你为了一瓶花露水不畏困难也真是够伟大的。”“谢谢。”也不知道王杰希是真傻还是装傻,他淡淡的回一句,只顾着往自己身上和叶修身上洒花露水,还给自己带了副细细的黑边眼镜。

   

   

    “叶修....我饿了。”

    刚在楼下转了一会王杰希的肚子就轻不可闻的响了一声。叶修连忙转头,装做没看到人突然红了一下的耳廓。

    两人随便找了个快餐店坐定,草草的吃了点东西。叶修一边嚼薯条一边问王杰希为什么一到夏天就防蚊跟对敌似的。王杰希不说话,只是把杯中的咖啡搅得起了漩涡,一心一意听着咖啡杯和瓷质勺子碰撞发出的叮当脆响。叶修又问了一遍,王杰希依旧没回答,杯子里的漩涡转的更快了。

   “回家吧。”叶修说。

好的王大眼,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叶修也不是没见识过王杰希被蚊子叮过的样子——或许说,这很常见,涂了驱蚊水还是被咬成傻逼那种事很多,没办法蚊子都进化了嘛。白皙的皮肤上立马肿起一个粉红色的包,想不注意都难。叶修从没见过王杰希爆粗口,好吧或许见过几次,总之教养极好的王杰希难能可贵的骂了一句,开始愤愤的往包上涂药膏。

哦就算王杰希被叮后身上起的包比别人都大,而且几天都下不去,叶修也不认为王杰希就是因为这个对蚊子恨之入骨。

   

    第二天晚上王杰希正打算完成睡觉的最后一个步骤——洒花露水,结果找了一圈连蚊香和驱蚊器都无影无踪,他瞟一眼一直在后面晃荡的叶修,很直接就问了一句驱蚊水呢。

    叶修也很诚实的回答说不知道。

    王杰希盯了他一会,叶修依旧一脸的泰然自若,就差在脑门上贴上真诚俩字了。

哦得了吧,王杰希系了一半睡衣扣子的手顿了一下,开始往下解,我还不知道你肚子里那坏水儿。

叶修的目光追随着那只白皙的手,“去哪儿?”

“出门,”王杰希换好衣服起身,把手搭在门把手上,“买驱蚊水。”

叶修刚想说什么,听着回荡在房间里关门的脆响,还是闭上了嘴。

“不过现在也没什么店开着了吧。”叶修愉悦的想。虽然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家爱人为什么对驱蚊水异常的执著,叶修默默的安慰自己,一会儿就知道答案了。

王杰希一会就转悠回来了——几乎是捂着脸回来的。噢现在这个点儿没有店会神经病的开着等着人买一瓶花露水。

“hi大眼~”叶修愉快的看着来人。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就是始作俑者。王杰希本来这是怀疑,现在是百分百确定——但是看着这张脸他愣是生不起气来。

噢他开心的这么理直气壮我竟然无言以对。

算了算了,王杰希没理他开始翻箱倒柜找自己的眼罩——那还是柳非送的大小眼版的眼罩呢。

当然,也没找到。

“叶修,你是不是跟我有仇。”王杰希看着那张虚胖脸深情的开口。

管他有没有仇,王杰希只知道今天要这么睡觉了——没有花露水,没有驱蚊器,连眼罩都!没!有!

大名鼎鼎的魔术师第一次感受到世界的恶意。

叶修默默看看无奈的恋人,又侧过脑袋去看窗外深色夜空上闪烁的繁星:啊,世界,真美好。

第二天叶修摇摇晃晃的起来,王杰希已经跑到微草去了。没关系,反正在王杰希身上蚊子叮的包可不那么容易消下去。叶修这么想着,顺手打开了荣耀。

晚上的时候叶修看着王杰希肿起的眼睛噗嗤一下笑成傻逼王杰希也不意外,只是有点不爽而已。天知道蚊子为什么喜欢咬他眼皮。

想当年,王杰希还是一个天真的小孩子,一双对称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总是亮亮的,像是盛满了细碎的星辰。不知道为什么,他从小就比较招蚊子,而且都是把蚊子往眼皮上招——蚊子除了叮他眼皮哪都不叮。

小小的王杰希并没有太过在意,小小的王杰希的妈妈也没有太过在意。被蚊子叮个肿眼泡儿这种事嘛,人生中总要经历那么几次的。可是时间一久妈妈就开始担心了,蚊子总是朝着自家孩子的一只眼睛上叮,回头弄成个大小眼怎么办。

然后就一语成谶。

当叶修问起为什么这么讨厌蚊子时,王杰希讲了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版本。

我是外星来的而蚊子的毒素会使我控制不住力量所以我特别怕蚊子害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但是我发现花露水就是毒素的解药所以总是买来洒在身上这样总比没有防护好点。

看看对面人惊愕的表情,王杰希扭过头去看窗外碧空上漂浮的洁白云絮,发出似乎在哪听过的感慨:啊,世界,真美好。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