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吸甜甜桃(〃∀〃)ゞ❤

一个写点渣文的小傻子。
除了沉迷男色什么都不会。
专业站冷cp坑三十年。
来找我玩呀(〃∀〃)ゞ❤

猫和人类和诡异事件

*就是被淋成狗的心塞产物

*架空和ooc

*爱我你怕了吗(。)

    王杰希面无表情的瞅着地面。咕嘟,咕嘟。地面被雨点砸出了一个个水泡。

    还挺好玩。

    他下意识就想去戳戳那泡,最后还是看了看旁边的人收回了手,继续看着地面发呆。

    地面上的水洼越来越大,雨点也越来越急,在空中织成一道水帘。跑老远去瀑布那旅游有啥用嘛,闲着没事看看雨不就完了。

    勤俭持家的王先生对于花好多钱出去游玩看山水的人表示了不理解。

    然后他接着发呆。

    随着柏油路面上的小水坑慢慢成了大水坑,身边躲雨的同事一个个的被自己家的情侣接走,到最后只剩了他孤单一个人。说起来工作的好像只有他是单身噢。单身狗王先生开始盯着水泡思考人生。

    雨越下越大,繁密的雨点似乎要把柏油路砸穿。王杰希把盯着水泡的视线转移。看起来雨一时半会停不了呢,还不如先回家。话虽这么说,但是就算回家,那里也只有他一个人啊。

    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暖的,黑暗的小居室。

    只不过是一个写作家读作暂居地的地方罢了。

   

    “所以最后还是赶回来了啊。”

    王杰希抬头看着不远处的高楼房顶上的那个红色尖儿锥形,捎带着抹了一把被雨水浸湿的刘海。

    刚刚……好像有声音?

    王杰希停下脚步倾听,雨突然大起来,雨点砸下来打的人生疼。

    ……错觉吧。

    王杰希刚要走又伫住了脚步。很轻微的一声喵,似是打在人心弦上,微弱的声响却振的心房为之颤动。

     他四处看着,丝毫不顾雨点的越来越密集。

    恩……一只猫……?

    那是一只灰色的猫,就算毛被打湿了也丝毫掩不住猫咪的优雅,和顺滑的毛发。王杰希蹲下身捋了捋猫身上湿透的毛,“是被遗弃的吗?”他轻声对那只猫说话却在数秒后反应过来,我这是多寂寞居然要跟素不相识的猫说话(也就是说和熟悉的猫说话就正常的很xx)。结果那只猫居然听懂了似的点了点头,蓝绿色的瞳仁闪着幽幽的光。

    “要和我回家吗?”王杰希不确定的问了一句,他凭直觉好像这只猫正有此意。

    果不其然看到猫咪点了点头,湿淋淋的尾巴甩了甩,朝他这边蹭过来。

   

   

    还没到家已经感到眼皮越来越沉:是不是要感冒了啊...。王杰希强忍着睡意把猫安顿好,连自己衣服都来不及换就栽到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果然头昏眼花,看样子今天没法上班了。王杰希努力的支撑起身体去够桌子边的手机,差点一个不稳栽下床去。

    手机拿在手里仿佛千斤重,和老板打了个招呼请假,话还没说完那头的余老板就已经连连点头,大概是觉得王杰希这种人额外请假太不寻常了吧。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批准了。

    王杰希看了看那个已结束通话的标志,把手机扔回桌面上又跌回床上。

   

   

    王杰希是被饿醒的。他揉了揉还昏昏沉沉的脑袋,想继续睡回去。每次醒来面对的都是毫无一丝生气的房间和冰冷的厨房,再加上时间紧,王杰希早饭一般是干脆不吃的。不过今天不一样,他可是有家有口的人了,哪怕家人只是一只猫。他从床上坐起来,想了想自家的猫还没吃饭,深呼吸几秒干脆从床上跳了下来。

    啊,人生。

    天旋地转是免不了的,王杰希挣扎着穿上衣服往厨房走去,却意外的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饿太久真的会出幻觉啊......王杰希看看桌上挺精美的饭菜默默的想。

    他拿筷子戳戳,意外的感到有实质的触感。

    不太对劲儿。

    再戳戳,饭菜依旧没消失。

    我靠,是真的!?????

    王杰希一下醒了盹,抱着不吃白不吃的心情坦然地接受了一切,还分了自家猫一半儿。

    “先吃着咯,回头给你买猫粮。”

    “喵。”

   

   

    临近中午,猫小小的叫了一声。王杰希才想起要去买猫粮,把门锁后就走了。回来的时候迎接他的依旧是美味的饭菜,噢还有那只猫。

    怕啥咯。王杰希淡然自若的吃完饭,还顺便把碗给刷了。这时才发现家里好像干净了不少,喲嗬除了免费送餐还有保洁功能?

    啊,人生。

    几小时前才感叹过人生的王先生再次深吸一口气,气运丹田,默默吐出这句话。

    人生要不要再美好。

肚子填饱了就想睡觉,这是真理。

     

之后就次次这样。

每次迎接他的都是一桌饭菜,不管是他提前溜回家还是加班晚归,总是热气腾腾的。

王杰希开始觉得有点吓人了。

就像是你的家里藏着个偷窥狂每天准点帮你做饭结果等你回到家发现除了一只叫咪咪的猫(其实最开始听到这个名字时,那猫是拒绝的,无奈王杰希对起名没有任何天赋,连着养了一只狗,一缸金鱼,一只乌龟都叫咪咪——尽管连他自己都知道咪咪这个名字并不适合一只,乌龟。)连个毛都没发现,你说诡异不诡异。

王杰希办事挺干脆,他直接去找了叶修。

叶修的工作也很诡异,唔什么阴阳师?不咋清楚,反正是专门管理诡异事件的,仔细点就是专管不属于人为和天灾在神魔之间的第三类事件。听起来很帅吧,然而他现在依旧是个算命的。经常脸都不要就颠颠的跑王杰希这来蹭饭。

叶修很仔细的听完王杰希的叙述,然后脸上肌肉都在颤抖,表情微妙极了。“你想笑就笑。”王杰希抬头看他一眼,很善解人意的说。

“不笑不笑。”叶修咳了两声,很努力的装出一副认真严肃的表情,“呃……大眼你确定你捡的是一只猫而不是……”

“一只什么?”

“田螺。”

呵呵田螺姑娘的故事老子比你知道的清楚。

“恩一只皮毛很光滑的,大概是叫什么罗猫?啊算了,我也不是很了解,总之那家伙聪明的简直不像猫,像...”像什么呢?王杰希也隐约感觉那只优雅的猫有点聪明的吓人了,但是每当他认真观察那只猫的时候,那家伙总会和普通的猫行径没啥区别。

“聪明的像只妖。是吧?”叶修打断了王杰希一脸的微妙,朝他笑笑。

“啊大概...”

“总之我要去你家看看才能明白。”

……哦。叶修果断的语气让王杰希把拒绝忘到了旮旯。

算了,反正说拒绝了他也不会听。


就知道没那么简单。王杰希捏着手里的纸条,能看的出那张纸被人揉了好多次而且还是下的狠手,几乎都要破了。

那是叶修的午餐清单。

那家伙一来自己还要免费管他一顿饭——啊看在他不收费的份儿上原谅他一次好了。

自从那只猫来了很久没做饭了啊。王杰希端详着一袋鸡翅,然后把它丢进购物袋。

等等那只猫?

自从?

说起来就是那只猫一来诡异的事就发生了,啊。

他好像微妙的搞懂了什么,又联系不起来——抱歉他是一个地道的无神论者。就算和叶修这种没有生活能力还能活到现在如有神助的诡异人种做朋友,也不代表他的观念动摇——好吧是有动摇那么一点点。因为上次他和叶修出门眼看着要撞上自己的车突然发病似的用一种芭蕾舞一般的优雅姿势踮着车轮转了个圈,然后一头撞在墙上。司机下来一看也是心疼的不轻来着。

“喻文州?”叶修杵在门口笃定的看向那只暹罗猫,猫用黑黢的眼睛无辜的瞅着他。

“得得得别给我装啊喻文州,哥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让前辈见笑了。”眼前是干净利落的青年,正一脸和煦的笑着。

“真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你,怎么着?看上大眼了?”

“大眼指的是杰希的话,那就是看上了。”叶修也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个玩笑结果人竟然一点也不否定。

叶修有点惊异,他低头抽出一根烟在手里转,脸上的表情模糊不清。“真看上了啊?那只大眼哪好噢,不光是个大小眼还有微妙的强迫症思维也和普通人类略有差异,就你这条件,哥能给你找更好……”

“谢了,不过算了。”喻文州礼貌的笑笑,叶修不置可否的耸耸肩,掏出打火机就要点。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前辈也喜欢杰希吧?”

叶修手里的烟掉了下去,他没回答,默默的捡起来然后点着,似乎颇为享受的吸了一口,

“心脏真可怕啊啧啧。”

这次迎接王杰希的不是一桌饭了,不过眼前这景象似乎不比一桌饭好到哪去似乎还不如它。

叶修和一个不认识的青年直勾勾的盯着他。

王杰希手里的菜“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你是那谁?恩……咪咪是吧。”话音未落,叶修嘴里的烟再一次飞了出去,这次是因为笑喷出去的。喻文州也有点尴尬,叶修维持着一种僵硬的面部表情给王杰希介绍了一下喻文州,顺便包括他的名字和物种——期间还夹杂着叶修实在没忍住的一两声笑声。

“唔那就住下咯。”王杰希接受的倒快,面部表情也没有一丝波澜,虽然事实是他并没有听懂。但这不妨碍叶修也死皮赖脸的要求同住。

之后他们仨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其实只是懒不想写了,写的很渣而且也没文力了,没动力。

有人的看的话也许有后续?也许没有...。

TBC??????????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