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吸甜甜桃(〃∀〃)ゞ❤

一个写点渣文的小傻子。
除了沉迷男色什么都不会。
专业站冷cp坑三十年。
来找我玩呀(〃∀〃)ゞ❤

看什么看没见过赌骰输的吗。

*我心情如标题。

*列表都在掷骰,我已经被非主流刷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哼唧大男人有什么输不起的!就算掷骰输了那么多次老子还是条汉子!

*就是输多了的脑洞,纯属虚构的小故事,私设多ooc多,对不起啦。

*大概就是互相单恋的那种白烂小故事,很渣求轻喷

 @麟天° 


少年,骰否?


王杰希喜欢叶修喜欢了好几年。

叶修喜欢王杰希喜欢了好几年。

他不敢去问叶修心里所想,怕是一问这份几年来筑就的情感会顷刻崩塌。

他苦苦守住缥缈的妄想,就像将苦涩囚禁在心里永远不会溢出一样。

直到那天。

午夜,十点零三分。



尽管黄历上写的清清楚楚:今日大吉,王杰希也并不觉得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这件事还要从头说起。

仿佛只是一夜之间,一种火遍大江南北的新式赌博像病毒传播一样蔓延开来,掷骰。

掷骰又怎样,王杰希并不觉得这种玩意儿和他有什么关系,即便是微博里已经被骰否两个大字填满。

微草依旧是正常的训练,正常的复盘,以及正常的消遣。

王杰希发现每天晚上微草队员们就会神神秘秘的聚一堆儿,一群人还不时爆发出阵阵大笑,大晚上的有点说不出来的诡异。每当他走过去时,一帮人总会慌慌张张的作鸟兽散,顷刻就跑没了影。王杰希也懒得去管,年轻人嘛,总要有点小秘密的。谁都会有那么几年的,和同学们分享小黄书增进友谊,一群人你挨着我我挨着你,其乐融融的探讨学术性的问题,当老师走近时又悄悄的把见不得人的东西藏起来。

啊年轻真好。

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王杰希每当想到这里,总会用满怀爱意和怀念的目光,抬头看看朝气蓬勃的微草队员们,感叹这么一两句。



依旧是那么平凡的一天,王杰希从电脑前抬起头捶了捶有些酸痛的脖颈,微草的队员们已经回到寝室,夜晚的凉风拂过王杰希的发丝,窗外的夜空依稀有几点星辰闪烁。

“我也该回去了啊...”这么下意识自言自语几句,王杰希扶着桌子站了起来,“走廊的窗户是不是没关?要关上啊,英杰他们的屋子正对着窗户很容易着凉的。”

偌大的训练室只剩王杰希的低语,他抬头看向窗外被星星点亮了的夜空——王杰希格外珍惜此时的宁静。

清脆的敲门声不适时的响起,王杰希顿了一下,还是走过去开了门。

门外的少年低着头,看到王杰希后很不自在的扯了扯耳机线。

“小别啊?还不去睡吗?”

等了半晌也不见少年开口,王杰希也只好问了一句。

“那个...队长啊,”

话好像并没有说完,刘小别却不再开口,只是越来越大力气的扯着耳机线。王杰希有点疑惑,却也没再说话,很有耐心的看着刘小别,似乎偏要等出他的后半句话。

刘小别“那个”了半天,突然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一脸视死如归,

“队长!骰否!??!?!?!?!!?!?!?!?!????!!!!!!!”

迷之沉默。

刘小别死死的低着头,根本不敢去看王杰希的脸,藏在背后的手低低的冲着挤在墙角的一摞人马比了个中指,在心里把出这么坑爹的大冒险的柳非千刀万剐了一万遍。

沉默依旧在蔓延,刘小别忍不住抬头瞥了一眼,然后就看到王杰希抬了抬眉角,表情有趣极了。

“约。”

然后是刘小别从不离身的耳机掉落的声音。



王杰希坚信自己在队员们心中还是有点威信的,敢这么贸然来问他话的,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玩游戏输了。王杰希突然玩心大起,心说配合他们一下就答应了,却看到在墙角挤着摞摞偷看他和刘小别的一群人一个个张大了嘴表情是从未有过的统一和惊悚,一个没忍住,扑哧一下就乐了出来,在刘小别望过来之前又赶紧调节好了面部表情。

王杰希跟着刘小别走到了柳非门前,柳非的房间和王杰希的房间不同,在战队的允许下添了一点小小的布置,给冷硬的白墙白瓷砖增添了那么一份柔软。

游戏的发起人正是柳非,亲眼目睹了王杰希答应来玩的她到如今已经没有太大反应,只是稍微有点拘谨的递过来一瓶绿茶,然后把骰子摆好。整个过程淑女的不得了,全然没有之前的疯劲儿,把一边看着的刘小别搞得有点方。

几轮玩下来一群人就有点闹腾了,最开始因为王杰希在所以一个个安安静静的队员这时候也有点玩开了。王杰希一直默默的配合着玩,全然没有一点队长的架子,渐渐的队员们也敢对王杰希提点开放的要求。

当王杰希又一次扔出个一来时,柳非握着骰子一脸“有六在手,天下我有”,已经被整惨了的刘小别看了看那笑容心里又有点发毛,一想不是自己才又放下心来——等等就是因为是队长才更放不下心来好吗!

“队长你QQ最近联系人的第一个,私戳TA表一下白吧。”

完了完了完了不忍直视啊。

刘小别和微草的一群人装作全神贯注盯骰子的样子,努力不去看暴风中心的那两个人。

王杰希倒是异常的平静,调出最近联系人发现是叶修后,立刻大爆手速发了一句“叶神,我喜欢你”过去然后关了对话窗口。丝毫不拖泥带水,不禁让人感叹大神就是大神,如果忽略他还微微颤抖的手的话。

“时间不早了睡觉吧。”王杰希面色如常的对期待着后续发展的一圈微草队员说着起身,队员们虽说都不情愿,但一看时间也只好各自回房去了。

一夜无梦。

不知是谁在黑暗中辗转反侧。



午夜十点零三分。

一直挂着的QQ突然响起,叶修“啧”了一声,漫不经心的划开QQ对话窗口,动作却在看清字样的时候骤停。

他勾唇,轻笑。

随后关闭窗口。

本来伏在叶修旁边睡觉的陈果被QQ提示音惊醒,睡眼惺忪的问了句是谁。

“没什么。”叶修说。

“朋友而已。”

他毫不怀疑王杰希只是玩游戏输了,又或者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幸福来的太突然的结果就是玫色的肥皂泡在半空爆炸,转瞬即逝,不留一丝迹痕。



王杰希到底还是忍不住打开QQ界面,信息栏里除了刚刚发给叶修的那一句话只有一片空白:叶修依旧没有回复。黑暗里王杰希的表情看不太清,他轻轻的戳开和叶修的对话框,怕是稍微用点力就会有什么东西随风消逝。

“对不起啊叶神,刚刚只是大冒险输了。”

他轻轻点击发送,寂静的夜里似乎有什么碎掉了,消失了。

不管怎么样,阳光明媚的第二天依旧会来的,王杰希故意对一群求八卦的队员视而不见,音调依然平静,“训练。”

纵使队员们有千百个好奇也只得乖乖闭了嘴。今天的训练似乎格外凶残。



叶修一反常态的起了大早,直接一屁股坐在电脑前,搞得陈果以为他一夜没睡。

“睡不着。”对于陈果的询问叶修只是耸耸肩,几乎是下意识的打开了QQ。王杰希发来的消息依旧醒目,图标一直在闪闪烁烁的跳跃着。叶修的鼠标在图标上晃悠了几下,到底也没有点下去,王杰希要说什么他也从消息栏里看到了,无非就是游戏输了抱歉之类的话。

叶修笑笑,默默的把还没点开的消息删除,就像是一开始注定没有结果的恋情。



时间过的真的很快。白驹过隙,回头看去,却了无踪迹。

期间也和微草打了几次副本,王杰希一如往常和和气气的因为一两件装备跟叶修撕着逼,微草队员们也照常不忍直视的别过头去,仿佛之前什么也没发生过——他们确实也没发生过什么。

安静的生活下却有什么在喧腾。



叶修想这可能是天意。

在陌生的城市遇见熟悉的人,多么经典又狗血的,表白地点啊。

他们在阳光下坐着,透过树叶间隙撒下来的光斑在头上身上跃动。

亲密又疏离的像是在高中校园的男女。

亲密又疏离的扯着闲天儿。

叶修很多年后也有在想如果那时表白会怎么样。

可惜没有如果。

到最后王杰希站起来说叶神我先走了。

他笑着告别。

走出数步王杰希蓦然回头,叶修也在这时凝望,像是要穿透千年轮回直抵心底。

叶修张了张嘴,却再也没说出什么,王杰希就那么看着他,安安静静的凝视。

他想王杰希可能是在等,等他会说出什么。像是等待着明明知道不可能却又不甘心的誓言。

但是真可惜啊王大眼,我也在等。



到最后他们谁也没说什么,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背道而驰,决绝却似乎有点不甘。



叶修从不认为自己会畏惧什么,不过也只是以前那么认为。曾经的斗神却拜倒在一个魔道的南瓜裤下,最可悲的是魔道居然还是个大小眼。

他害怕会有什么伴随说出口的话碎裂。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

他嘲弄的对自己笑。

大概从见到你开始,我就不是我自己了。



日子还是要照过的,尽管有什么东西会伴随着不停向前的时光逐渐透明,最后渺无音迹。就仿佛之前火遍大江南北的掷骰和之前的告白只是一场梦境。

兴欣战队能客场碰上微草也纯属意外。就像是到最后,君莫笑vs王不留行也只是意外之举。

时间就在两个角色面对面的时候静止,然后是平局。

“谁都不想输。”在打出最后一击时,消息栏里跳出了这样的两句话,同步率高的可怕。

就像以前一样。

之后的结果并不重要,加时赛什么的也不归叶修和王杰希管。

休息室里只有队员们的小声私语,王杰希突然站起身来在队员们的注视中走出门去。

毫不意外的看到了叶修慵懒的脸。

“又见面啦大眼儿。真是默契啊啧啧啧。”

王杰希没有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叶修,一如之前在陌生城市里的相望。

叶修毫不在意的被他盯着,拍拍身上从倚着的墙边站起来口齿清晰的问道:“既然遇到了,那么王大大,骰否?”

“输了的话哥就把整个人输给你,赢了的话也只能劳烦王大大自己过来了。”

我已经想清楚了,或许等待并不是最好的方法。

“真巧。”王杰希轻笑,白皙的手里安静的躺着一枚骰子,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发光。

“我也不想再等了。”



评论(28)

热度(57)

  1. 葉青葵銀每日一吸甜甜桃(〃∀〃)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