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吸甜甜桃(〃∀〃)ゞ❤

一个写点渣文的小傻子。
除了沉迷男色什么都不会。
专业站冷cp坑三十年。
来找我玩呀(〃∀〃)ゞ❤

[百日all韩]Day.18

海的女儿

不要脸的写了一半(。)

韩文清是一条美人鱼,一条海洋的人鱼。

尽管美这个字真的很难按在他身上。

韩文清没有一般人鱼阴柔的面容和湛蓝的双目,有的只是刚毅的轮廓和有力的鱼尾。尽管是人鱼贵族的王子,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异端。

海洋里的生活是很惬意的,一束阳光耀在大海的第一枚水珠,反射出千万束阳光。海底能感受到太阳的热度,像是吹着七八月的夏风,懒懒的,黏黏的。

如果忽略小心翼翼避开韩文清的海洋生物和无尽的孤独以外。

不知是哪一天的晚上,平常渺无人烟的海面上行驶着一艘轮船,灯火通明的照亮了寂寞的海。

听说是为哪里的王子庆生。韩文清不以为然的撇撇嘴,兴趣却被勾了起来。

这就是王子吗...韩文清颇为复杂的看着这个懒散的人类,下意识撇了撇嘴,看起来...好没用啊。

王子推开让酒的人群,懒懒的倚在船头的围栏,夜风伴着海浪的轻歌拂在他的发间,明明身后就是欢歌笑语的人群,却在一瞬间展现出孤独。只有韩文清能理解的孤独。

人类王子扯出一个苦涩的笑,纤长的手指没有拿稳,烟蒂带着袅袅的白烟落到海里。

韩文清向来不怎么喜欢往海里丢东西的人,下意识用鱼尾把掉落的烟蒂拍回那人脚下,等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躲避。

“喂。”人类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沙哑好听。

韩文清一僵,知道已经被发现便也不在躲,转过身来就看到那人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

让人火大。

“……干什么。”许久不用的声带有些僵硬。

“你,叫什么名字。”人类盯着韩文清碧蓝色的鱼尾似乎并没有感到惊讶,命令的语气让韩文清不由得火大,最终却也低了几分语气冷声道:“韩文清。”

“韩文清吗……”人类若有所思的念叨了一遍便不再开口。

韩文清等的有些不耐烦只好找些话题消磨时间,

“你呢?”

“嗯?”

“名字。”

“叶修。”

不远处的海传来人鱼的曼歌,繁星伴着节拍闪烁,曲调有些安静,又有几分悲伤。短暂的宁静让韩文清不由的恍神。反应过来见叶修依旧没说话,韩文清觉得无聊刚想转身回到海底却又被人叫住:“嘿老韩。”

韩文清皱皱眉,没去反驳叶修有些过于亲昵的称呼,只是抬头望向了依旧杵在围栏旁的人。

那人牵扯出一个似乎苦涩的笑,语气却依旧轻佻,“我们还会见面的。”

韩文清有些不解,转念却又觉得这些事都跟自己无关,连回应都没转身扎进海水里。

沿路的海洋生物依旧小心的躲着自己,韩文清独来独往惯了却觉得今天格外孤独。

是因为那个人类?怎么可能。

强迫自己不要乱想,韩文清窝在习惯待的地方,视线却不由得向上,上面的灯火通明透过万千水珠折射在他黑色的瞳里。

待低下头回神时,却发现周身气氛骤降。人鱼的歌声停止,就连小虾小蟹也躲的无影踪,海水不再温暖,冰冷似乎要渗进皮肤。

暴风雨的阴云笼罩了平时欢歌笑语的海。

韩文清没有离开,只是定定的望向海面,海面上的船依旧安稳,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样子。

纵使有些不解韩文清也没想太多,陆地和海洋本就是两个世界,而游离在两个世界外的自己,再多的事也无关痛痒。

海面已经掀起了一波高过一波的浪,船似乎有预谋的却戳在了那,韩文清下意识摸出海面,庞大的轮船被鞭打的几乎散了架,一艘艘红色的救生艇随着海浪的怒号游荡着,却到处没有叶修的身影。

韩文清向四周看去,只看到一个倚着围栏的身影,一如他们第一次相见。

看到韩文清叶修居然还有力气笑一下,“哟老韩。”

“我就知道我们会再见面的。”

懒散的样子让韩文清怒从心起,不由得厉声问他知不知道他自己要死了。

“知道,而且我还知道是谁想让我死。”

淡淡的一句话却让韩文清哑言,“那你还……”

“但是哥不死不行啊,况且……”

最后的话语淹没在轮船庞大的轮廓轰然倒塌之间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