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吸甜甜桃(〃∀〃)ゞ❤

一个写点渣文的小傻子。
除了沉迷男色什么都不会。
专业站冷cp坑三十年。
来找我玩呀(〃∀〃)ゞ❤

只可意会

ooc极了。

学生设定?

大概是高中生。

纯娱乐的产物,ooc又雷 慎点,不要深究。


唐昊觉得,和他同宿舍的那个孙翔就是个傻逼。

用一句很形象的话来形容的话就是,丫脑有病。

比如说,现在的脑有病的孙翔同学正在叫唤:“唐昊你帮我把薯片拿来——”

“不拿。”你自己有手有脚的。

“你不给我拿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我有爱过你吗???”唐昊还没来得及懵逼就被一脸伤心欲绝想殉情的孙翔扑倒然后滚在地板上打了起来。

唐昊当时就觉得,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有病啊?


孙翔觉得,唐昊这个人,还是挺可爱的,不然他也不会追他追那么久。

而且像唐昊这种,从小到大没有女朋友的,要么就是gay,要么就是性无能。

他机智的选择了前者。


当孙翔终于对唐昊告白的时候,他发誓他不知道唐昊已经把他归为了那种脑子随时会抽的傻逼。

唐昊莫名其妙的看着用吼这种说话方式说出告白的话的孙翔,在心里权衡了一下这人是脑子又抽了还是赌输了最后还是善解人意的选择了后者——虽然他觉得前面那种可能性大一点。

“又骰了?”唐昊一脸了然于心的表情。

“你才玩那种弱智的小游戏!”

“没关系啊老实说出来不丢人,你说出来让我也乐呵乐呵。”

“想干架吗你?”

好好的告白被唐昊这家伙搞成了鸡飞狗跳的打架,孙翔觉得怎么想都是那家伙的错。



最后的结果就是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的倒在床上,孙翔一边大喘气一边说:“我告诉你,唐昊,我是认真的,老子要是追不到你就不姓孙。”

“改姓翔吗?”唐昊接的相当顺口。

孙翔差点又拎起凳子和他干架。

他觉得自己对唐昊的定义可能有点误差,这人不是因为gay纯粹是因为情商太低才找不到妹子啊!


对于孙翔这种心思都摆脸上的智障,看透是相当容易的,更别提唐昊这种和他从小长大的了,他要是不明白孙翔那点小心思 孙翔他大爷就不姓唐。

只是不想点破罢了。

不过唐昊就不明白了,他记得孙翔以前也是笔直如电线杆的智障,怎么后来变成了弯曲的智障?

他分明还记得小时候,看到孙翔一脸羞涩的把情书给一小男生让人转交给隔壁班花,唐昊当时不由得怒从心起:“你大爷我还没女朋友你就先找???”从人小男生那抢了情书就给了隔壁班的一壮硕的比爷们还爷们的女汉子。

唐昊也不明白当时的自己是什么心态,现在想起来是他的错但是也不至于搞得孙翔对异性失去希望吧?

最后他还是决定去和孙翔道个歉。



“对不起我错了。”当唐昊一脸诚恳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孙大爷正翘着二郎腿心安理得的接受着道歉,装摸做样的说了句行了我原谅你了,然后又一脸疑惑的看向唐昊,“对了你哪对不起我了?”

唐昊恨的牙痒痒,一想自己好歹也算误了孙翔终身的人,最后还是压了火气解释了原因。

把孙翔听的一愣一愣的。

末了还是没缓过来一样问了一句所以那情书是你递的?

唐昊点了点头。

“噢你吃醋了?”

唐昊撸起袖子来打算干架。

正常人真的不能和智障沟通。心累。





“你已经第十一次和我告白了。”

在孙翔深吸一口气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唐昊赶紧提前声明。

“我还是要说不同意所以你还是别问了免得伤害你那点自尊心。”

看着孙翔吃瘪的样子唐昊突然有点于心不忍 ,“你至少告诉我你为啥喜欢我?”

为什么啊...孙翔被问的一愣,连自己都迷茫了起来。

他能记起小时候唐昊在老师的安排下一脸不情愿的伸出手,软糯的小孩儿声音带着不满的情绪:“你好,我叫唐昊。”

他还记得上课时候的插科打诨,被当时装作用心学习的唐昊嫌弃的给了一眼刀;一起翘过的课能记满一本,唐昊有时候会选择找个地儿睡觉,晌午的阳光带着斑驳的质感打在他的侧脸上,面孔的线条柔和的不可思议,而孙翔,只负责在那儿呆呆的看着,有老师来巡逻的时候拖着唐昊一起躲进狭窄的扫帚间然后被唐昊抱怨孙翔太胖占了太多地儿然后他们在扫帚间里打起来再然后就是一起被抓个现行。

刚上高中的时候被小混混围堵,唐昊和他第一次不是互相干架而是一起跟别人打,他还记得打赢了之后昏黄灯光下唐昊还带着伤的脸上的笑容灿烂得多么不可思议。

这么一想他和唐昊美好的记忆真的没有很多,但是他就喜欢这样的唐昊,真实的唐昊会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

如果能再靠近一点就好了。

孙翔想着,目光不可控制的落在唐昊粉嫩的唇上。




唐昊虽然不会嫌弃同宿舍的智障的性取向但是这不代表他被孙翔吃人一样的目光盯着会不方。

“喂我真的是直的!相信我!”唐昊一脸真诚就差摆个手势对天发誓了。

“我直的他妈和隔壁周泽楷的呆毛一样了。”

然后第二天唐昊就发现周泽楷的呆毛弯了 软塌塌的伏在头上。

WTF???

一边一脸玩味的孙祥的目光盯得唐昊很方,他下意识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莫名有点心虚的目光游离了一圈不太敢看孙翔:“好吧好吧我直的和教学楼后面的的银杏一样好了吧?”

然后唐昊反应了过来,我操我心虚个p啊。

后来一想那可能是这个错误的开始。

夜里下了场雷雨,教学楼的银杏被拦腰劈断,枝叶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

唐昊有点崩溃,他在犹豫自己要不要拿电线杆子发个誓。然后就听见孙翔嫌弃的声音:“行了行了我信你的性取向,放过电线杆吧。”




孙翔这人吧,虽然表面上二吧唧唧的但是其实心里挺有心计,简称心机婊。

所以当唐昊被孙翔拐进宾馆开房后后他还在震惊于孙翔居然是个心机婊这个事实。孙翔觉得他好无辜,他只是顺便把毕业酒会上喝醉了的唐昊安顿下来罢了。

唐昊自己去洗澡,洗完酒也醒了大半,但是这不代表他能接受从浴室推门出来就看到孙翔趴在床上看GV这个事实。

不不不,他当然明白,同是男性从他也有过和几个同学一起看片的经历,但是他还是不怎么习惯那个字母A突然变成G。

唐昊擦着头发在孙翔身边坐下来,开口第一句就是理所当然的嘲笑孙翔的品味,还评价道,“这个受真丑。”嫌弃的啧啧有声。

“我觉得我品味挺好的啊?”唐昊听见孙翔在轻笑,整个人跟变了个画风似的突然坐起来对着他耳边低语,湿润的气息搔着唐昊的耳廓刚想皱眉推开孙翔就发现自己的小兄弟正掌握在孙翔手下。唐昊刚洗完澡,理所当然的穿了浴袍,皮肤还泛着嫩粉,有一股沐浴露的香气。

“……操。”

唐昊憋了很久的脏话终于骂出声来。




作死的结果就是被赶出房门,孙翔在门外砰砰砰的敲门,还自带着“开门呐开门呐”的rap,终于把唐昊烦的受不了了,冷着脸打开门还没等孙翔来得及高兴,把枕头被子往孙祥手里一塞,潇洒的关上了门。

孙翔傻着脸抱着被子在空调的冷气中发抖,觉得自己太他妈可怜了。

孙翔突然觉得有点委屈,他从来没觉得唐昊这么让人讨厌过,就连唐昊嘲笑他的品味时都没有。

为什么这个人可以肆意把自己拉进有他的世界又可以肆意把自己拒之千里?




说实话刚刚那下着实吓了唐昊一跳,因为他发现自己非但没有厌恶反而似乎有点期待接下来的发展,说真的,唐昊被这样的自己吓到了,把孙翔赶出去只是来掩饰情绪的情急之下的办法。他大概需要自己一个人静静。

门外人杀猪一样的惨叫低了下去,唐昊觉得有点不对劲,告诉自己不用管门外的智障,但最后还是打开了门。

孙翔安静的抱着被子蹲在门口,像是被遗弃的大狗,那么无助又孤独。

孙翔抬头看他,本来失落的眸子瞬间染上了星光,唐昊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被孙翔扑过来抱住,速度快得似乎怕他跑掉一样。

“唐昊,我喜欢你。”

孙翔的声音闷闷的,像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

“...但是我拒绝。”唐昊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并真的感受到人因为他的回答收紧了手臂,似乎怕他就这样逃离。

“晚了。”孙翔说道,语气里带着毋庸置疑。

“...哦。”

“这算什么!这个回答!”

孙翔似乎有些歇斯底里,他卸去了假装坚强的伪装,鲁莽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我是说,既然晚了怎么办,就只能将就着和你过了呗。”

随后是一个迟到了多年的亲吻。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