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吸甜甜桃(〃∀〃)ゞ❤

一个写点渣文的小傻子。
除了沉迷男色什么都不会。
专业站冷cp坑三十年。
来找我玩呀(〃∀〃)ゞ❤

征途

ooc!ooc!ooc!!!!慎点!!!


00.

B市的风沙到底是有点大。

北方的汉子都是风吹雨打的坚强地活下来的,自然不会娇嫩,只是这大风也吹不干净的雾霾天让人没由来的厌倦。

王杰希摘了口罩,轻咳了两声,瞅了眼天空,还要负责接收h市那边儿人不远万里的关心:“哟大眼儿,b市天气好吗,霾大不大呀?”只觉得人生寂寞如雪。

“大,怎么能不大。”王杰希回得倒轻巧,只是没掩住那几声咳嗽。

“那你来吗?”

“...啥?”

“来h市,权当旅游了?”不怀好意的阴谋气息从手机里就能分辨出来,只是对方说得云淡风轻,王杰希便也跟着调侃了几句:“那你包吃住吗?”

“包。”




h市的水和天,一水儿的蓝,没有一丝杂质,干净的不可思议。面前的湖面有阳光亲吻过,蓝玻璃似的闪着光。叶修偏过头去看王杰希,眼睛里映着个高挑的影儿。而后者的眼里藏着一个波光粼粼的湖面。每条波浪挟着个光点,在他的眸间烁烁的发亮,闪亮成一片。

“你要没事的话就住下吧。”叶修叼着根烟,也不点燃,含含糊糊的在嘴里含着:“上林苑的房子就挺好的,有水有电有网线,情侣入住房租减半啊,还有个荣耀大神陪你打游戏。”他啪的一声按下打火机的钮,小小的火苗就钻出来,“而且,不另加钱的。”




001.

上林苑是个小区,王杰希觉得自己得有一辈子没住过战队宿舍以外的房间了。楼底下总会有人遛狗遛猫,猫叫犬吠响成一片。

王杰希喜欢狗,叶修知道。

王杰希说过退役后要养条哈士奇,看它撒泼打滚犯二,旋起一片尘土飞扬,然后日子就在尘土飞扬中掩着口鼻匆忙的溜了。

养什么哈士奇,叶修说。手环着王杰希的腰,整个人没骨头似的贴在他身上。你光养我不就完了。


最后王杰希还是养了条狗,一条个儿挺高的阿拉斯加,少了哈士奇那点二劲儿不过该犯傻时还是犯傻,绝不含糊。可惜就是个大小眼。

就这还是被宠物店的老板娘忽悠着买的,说是因为大小眼没人要它。

先生我看你面相好像和它挺有缘啊。老板娘挑起一边的眉毛,眉毛用眉笔勾得细细的。不如买了它吧。

王杰希低头,小家伙用舌头舔舔他的手,一脸讨好的模样。

怪乖的。




叶修也买了只猫。不是什么名贵的猫。普通的,小小一只,灰色的毛总是被自己舔得一丝不苟,每天除了舔毛就是晒太阳,懒得和它主人有一拼。并且当即就宣布这只猫名叫王大眼儿。

你不在的时候怎么着也得有点什么让我睹物思人啊。叶修如是说。

王杰希被气笑了,出于报复还是什么的幼稚心思,蹲下就对阿拉斯加说,从今儿往后你就叫叶修了。

“叶修这名儿挺好的不是吗,”叶修也蹲下,胡噜了一把阿拉斯加的毛,然后就乐了,“还是个大小眼啊,大眼儿你以后离小叶修远一点啊说不定是被你传染的。”说得那叫一个凛然正气,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王杰希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但也苦于实在不知道怎么应对这句嘲讽只得低头瞅着阿拉斯加大眼瞪小眼,唤一声叶修它就跟着嗷一嗓子。通人性得都要成精了。

别扭什么。叶修也站起身,一把揽过王杰希,说,你离我近一点不就行了。

王杰希没说什么,但叶修知道他是笑了的,唇角勾起一个温暖的弧度。朱唇皓齿,罥眉明眸,似艳阳下湖面微澜,万点波光尽漾眼底;若夜空上繁星满天,千百星辰尽敛瞳间。


王杰希是很好看的。水一样的阳光濡湿了他半点眉眼,温柔的像是要一点一滴融进阳光里。叶修眯起眼睛打量了阳光底下的人半天,丝毫没觉得是自己审美有什么差池。

然后半晌,又对自己笑笑,心说,我看上的人有什么理由不好看。



002.

夏休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调整状态的职业选手来说已是足够,但对黏黏糊糊情侣来说,总还差了那么点。

临走的前一天王杰希醒的挺早。窗外还只是蒙蒙的亮,透过云层隐约显出点晨曦的模样。似乎有点要下雨的蠢蠢欲动。王杰希有点着急,又有点高兴。他特地定了夏休期最后一天的航班。因为想要多待几天又放不下战队,但是天儿不好的话就有理由了。隐隐透着点不可抗力的无赖意味。他皱着眉往窗外看,叶修的手臂横在他的胸口上。

王杰希一动叶修就醒了,没睡醒的语调还带着沙哑又慵懒的尾音,“怎么起这么早?”

王杰希没理他,翻身下床背对着他折腾行李,睡衣上的杰西卡也跟着一蹦一蹦的。



王杰希回家那天风挺大,微冷。王杰希搓着指尖,他向来是体质偏寒的类型,三伏天身上也是冰凉的。现在被风一吹,手跟要要挂上霜花一样冰冷。

叶修的手不容他质疑的攥上,王杰希有一瞬间的僵硬,条件反射一样的想要收回。下意识挣扎了几下却在对方出奇的大的力气里乖顺下来。良久,他才慢慢的,慢慢的回握,像是小心呵护着什么易碎的东西。

“回去吧。”走了一路,指尖早已被焐得发热,隐隐约约有点烟草的味道,不太好闻,却让人安心。

“大眼儿你可是要走的人了,有什么抒情的话现在说吧,我不会嫌弃你的。”

王杰希笑,然后在机场众人的注视下给面前人印上一吻。他的眼睛里闪着被晨风撕碎的星,微微一碰触却又散落四方。“瞎说什么,怪不吉利的。”


纵使这条路很难我也愿意和你一起闯,荆棘铺满前路,未来充满迷茫。我们还年轻,来日方长。



叶修有一瞬间的晃神,但是王杰希没有给他机会,等叶修反应过来那个细高的身影已经进了机舱一半。他的手指抚过唇角,那里还残存着些微的柔软触感。

他看着那个背影自顾自的笑。那是他们交往的第二个年头。



003.

“杰希。”

王杰希带着一只耳机跟叶修语音着,另一只耳机在他的胸前晃荡。他漫不经心的随口应了一句,白色的耳机线在他的指节上绕了几圈,才后知后觉的发觉叶修认认真真的叫了他的名字。

几个字在他的舌尖上百转千回才突破齿关的梏制,低沉的像一句叹息。

他说王杰希,我们出柜吧。


叶修向来不肯好好的叫王杰希的名字,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他能记得那个以前还幼稚的王杰希,情绪还能从脸上读出来的青涩着。少年不服输的表情清清楚楚的表现在脸上,伸出来的手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还是语气认真的说谢谢前辈指导。

少年的手指白皙柔软,带着微微的汗湿。叶修捎带着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比起握手更像调情。

以前的王杰希好像比现在软,而且脸皮更薄。当时脸上就莫名奇妙红了一片,还没来得及掩饰叶修的手就拍在了他的肩上:“好好加油吧,大眼。”


像是扑向火焰的飞蛾,越是温暖得危险,就越想要靠近,等发觉了一切,木已成舟,为时已晚。他已经置身于橘黄色的火焰之中,毫无退路,却被火焰吞噬的心甘情愿。心中的什么开始萌芽,像是水到渠成一般。


然后,那个少年却像是在一夜之间长大了一样。褪去了青涩的框架变得遥不可及。他逆着光站在高处,耀眼的光刺穿他单薄的身子,只剩一个模糊的轮廓。只是眉眼间依稀还有点以前的影子。

但是当叶修的一句我喜欢你说出口时,王杰希好像在一瞬间变回了以前,慌慌张张的点头说好。就像在梦境中找回最心爱的却丢失了的泰迪熊的孩子,仿佛下一秒眼前的温暖就会消失。

然后王杰希又意识到什么,调整着自己的面部表情使它重新变淡,好像从未改变过一样。但是叶修看到了。王杰希一直是那个王杰希,那个他所喜欢的王杰希。


004.

叶修能听出对面沉默了很久,一个轻轻的好字被王杰希从喉咙中挤出来,支离破碎的像是有不曾存在的灰尘钻进了他的嗓子,磨损着他的声带。


B市偶尔会有出奇晴朗的天,阳光明晃晃的泼洒开来,接近地面的一圈天空失去了本来的天蓝色,泛着苦涩的灰白。但是已经足够奢侈了。

熟悉的楼盘出现,王杰希下意识往后缩了缩,直接撞上了后面人的胸膛给挡了回来。身后是对方带着点揄揶的声音,“大眼同志,我可都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了,你可不能在这里叛变革命。”

虽是这样说,但是王杰希知道叶修并不轻松。他们先是一起去的叶修家,相较于比较镇定的叶秋,叶老爷子发起火来可不是软软绵绵的。叶修的妈妈自始至终没说话,只是在一旁不住地抹眼泪,叶修握住他的手在那一瞬间猛然缩紧,颤抖顺着指尖传递过来。叶修低垂着眉眼,比任何时候都要安静。王杰希没有说话,只是回握住那只手,比任何时候都要用力。像是紧紧握住今生唯一的温暖一样。

王杰希看向叶修,后者也在那一瞬向他张望。 熟悉的楼房还在云间矗立,模糊的像是看不清楚的未来。但是又有何惧,他们十指相扣,生死不离。





我承认我烂尾了,感谢你能把这个毫无意义的小故事看完!万分感谢!并没有什么实质内容我造我只是刷个存在感,太渣求不要嫌弃。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