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吸甜甜桃(〃∀〃)ゞ❤

一个写点渣文的小傻子。
除了沉迷男色什么都不会。
专业站冷cp坑三十年。
来找我玩呀(〃∀〃)ゞ❤

WHISKEY,KISSES,SEX【上】


#瞎几把写。
#就是一个脑洞。而且好像显得有点渣。人渣的渣(不是
#第一人称注意!小心雷雷雷!
#...没错我开始只是想写篇戏来着所以用了第一人称。结果脑洞收不住了只好改成文:)
#努力模仿喜欢的太太的文风。向太太致敬!
...可惜模仿的不伦不类都不好意思说出来。哇哇大哭。
#时间线接盗2结尾。大概 。

跑出去之后我想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这特么就没事了?说真的我觉得这神转折有点操蛋,没错,说不出来的操蛋。不不不我没有不乐意这样的结局我觉得还挺好的。真的。
所以我就无所事事叼着薯片用标准姿势懒懒地靠在椅子上,感觉一切都有点没意思。嘿,大起大伏之后就会这样。还记得那对混蛋父子被抓走时的表情吗?上帝啊那可真有意思。我一下子没收住噗嗤笑出声来,又赶紧在Daniel挑眉看向我,脸上带着被打扰的不满和一点点探究表情之前收住我的笑容。
Lula和Merrit跑出去说是放松一下,嗨,你能想象吗?她男朋友就在这她居然不想和她男朋友一起出去?我义正言辞地提出抗议,激烈的程度可能有点超乎她预料,好吧也超出我预料。但是这没什么用,她冲我笑了一小下就出去了。哦,还留给我一个额头吻。
所以现在就是我和Daniel对着无所事事(Dylan迷之消失了,天知道他在哪)。对,我怕的就是这个。我随手飞了几张牌,看着它们一一契进桌上的西瓜中央(汁液顺着纸牌棱角流下来––滴答!)––哈你可能看出我现在有多无聊了。我得承认,虽然光是想想“和偶像Daniel独处一室”什么的还是蛮刺激的,但是我不是以前那个,嗯,看到偶像激动的不得了的小迷弟了。我和Daniel的关系现在十分微妙,当然,我单方面的。对偶像的崇拜和对Daniel的无条件信任以及希望他能注意到我认可我的好胜揉杂在一起构成了我对Daniel的全部复杂感情。就像是高高的建筑摇摇欲坠着即将坍塌之前保持的让强迫症气的牙痒痒又不愿意看它轰隆一声倒下变成一堆废料堆的微妙平衡一样。得了,我知道我不会形容。原谅我,原谅我的语文水平,okay?
我伸长胳膊勾过一旁的零食袋子,又开了一袋薯片,围观Daniel切牌(把他切牌的样子就着薯片吃进去,好像这样就能把他刻进我脑子里一样。你别看我,我开玩笑的。)––他切牌的样子很好看,真的。你很少能看到像Daniel那样切牌切的跟一种艺术似的。他的手骨节分明,手指纤长白皙却很有力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在走神(即使这对我来说真的不是什么不足),扑克牌在他手里翻着单调重复的花样,单调的我都有点看不下去,简直想去敲敲他的脑袋告诉他不要再走神了你这个动作已经重复了七次了。但是我忍住了,感谢我的自制力。
Daniel的手很平稳,哪怕是心不在焉抽牌的样子也一样优雅。手指舒展开,指尖拈着张普通的扑克牌,明明是简单的动作,他做起来就是一种迷人的感觉,你知道的,Atlas式的勾人。可我分明觉得他好像有点紧张,和我一样的紧张。我猜一定是我哪里搞错了。
然后依旧是很长,很长的,沉默。我机械地嚼着薯片盯着Daniel,感觉那种单调的咔嚓咔嚓的脆响一直深入我的脑髓,在我大脑里转圈圈。但是我还是把剩下的薯片渣倒进嘴里,又拿起一袋薯片并且犹豫着要不要打开它。
但是真的,我受够了。
“嘿,Daniel,我们要不要,也出去放松一下?”我舔了舔有点干涩的嘴唇,薯片上的粗盐粒还沾在我嘴角,因为我感觉到了那种咸咸的味道。我只希望我的样子不看上去那么傻,像个贪吃鬼那样。上帝作证,我只是真的没事可做才一连干掉三袋薯片的。希望Lula会记得带着补给回来。
我眨巴眨巴眼睛等着Daniel回答,下意识就有点慌张。大概就是潜意识里那种作为迷弟见到偶像就激动害怕的后遗症。显得有点蠢。我知道。
出乎意料,他答应了。
他答应了!
“去哪??”说实话我都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所以听到这种回答有点惊讶,声调不由的提高失声问出来。
“你定吧。”他声音很低,而且有点反常。奇了怪了,这分明一点都不Daniel。
“ummm...酒吧?”我看到他点头,后知后觉有点高兴没有什么未成年不能喝酒的梗打趣儿了。嗨,他们应该知道,我都交了女朋友了,绝对成年了。这梗太老了,该换了。
...没有我一点也没有惆怅,不是因为Lula来了之后Daniel就对我比以前更疏离的态度。
嘁,他大概真以为我看不出来,我又不傻,该有的观察能力我当然具备。我清楚的记得那次我和Lula聊天的时候。Lula和我东扯西扯,我们从薯片口味聊到Merrit的睡相差然后聊到之前的Henly,最后,聊到了Daniel(对,就是这,我打断了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话题就到这戛然而止了)。
Lula真的很可爱,她的话题永远那么有趣。我冲她扬起一个称得上是灿烂的笑,然后余光就瞥到终于打开房间门出来打算开口说点什么的Daniel看见我们好像被噎了一下,没有再说话。我猜他大概是要喊我,因为新的魔术还是练习配合之类的玩意,本该如此的。但是他好像不打算继续下去了。我等着他再次开口。一边和Lula这种跳跃思维的女孩聊天一边抽空盯梢Daniel什么时候开口继续他刚刚要说的话真的是很累人的事,大概是一心不能二用的亘久不变的真理,我听到Lula有点疑惑地问我:“Jack––?”她拖长的音调让我回神,然后就感觉到她随着我的目光往Daniel的方向望去。我一阵慌乱,赶忙转了视角用一个变玫瑰还是什么的小把戏转移话题。连我也觉得那样的转变太尴尬太牵强了,但是Lula什么也没说,她接过花,顺手丢进花瓶里,冲我笑笑。“jacky,麻烦你下次从我花瓶里偷了花就不要再送还给我了好吗?”她有点无奈地点点我的额头,我含含糊糊地应着。善解人意的姑娘,我真爱她。我暗暗松一口气,眼神又开始管不住一样往Daniel那乱瞟。嘿,Daniel这人一定是有魔力。我这么下了定论。
结果一直到最后我也没等来Daniel的再次开口。他在我的目光中又退了回去,很轻的关上了门,似乎希望没人知道他出现过。关门的前一秒––我发誓––我难得在他眼里看到失落的表情。我不知道我怎么发现的,反正我就是知道。那一刻我差点要控制不住我自己去敲他的房间门了。他最后给我的眼神委屈的要命,像是一只卷毛猫发现桌子上的牛奶并不是给他准备的而是留给别的谁那种,失落又委屈,用眼神告诉你“你快他妈地给我一个抱抱”但偏偏嘴上什么也不说(我承认我有点夸张,但是管他呢,反正我就是那个感觉,或许说,我希望是这个感觉?)。
好像从那开始Daniel就不怎么出现在我跟前了,尤其是我和Lula在一起的时候。别问我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我就是控制不住在任何场合搜寻Daniel身影的目光,都怪他这个人太耀眼了。
哇哦话题扯得有点远,你知道我不适合干这个,在这里心平气和的讲故事还是什么的。
...我没有在转移话题。行了行了你别盯着我,我确实是有点伤心的。你满意了?说真的,我是说,我真的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酒吧里很暗,熟悉的嘈杂夹杂着淡淡的酒的气味在熙攘的人群中挤出来,带着无声的邀请引导人们推开酒吧的大门。我觉得身边的人和这一切格格不入,他太明亮了,太耀眼了,不适合这么人口混杂的地方。我有点心虚地去看Daniel,发现他好像并没什么反应,我才想起来Daniel一定也熟悉这种地方。哈,酒吧,一夜情的发源地。
这种地方我以前经常来,我是说,以前。嗯,你知道的,人多混乱好下手嘛。但是今天的暗好像不一样,不是心理作用,也绝不是因为是我和Daniel在一起来这种地方。绝对。我只是有点手足无措,那点小迷弟心思大概又觉醒了,我看着Daniel被暗色藏匿了一半凌厉线条而分外温柔的侧脸,觉得他真的很帅。
几杯酒下去,我有点微醺,我很久没喝酒了。很久。
我半仰起头,迷离的灯光落在我的视网膜上模糊成暗色调的色块,刺痛我的视觉神经,让我觉得眼睛发酸,反应过来已经盈了满眼的泪。一切事物在我眼前变得更加模糊,除了对面的Daniel。他依旧能轻松地夺走我的视线,我连他微小地皱眉都能看得清楚,即使我知道我没看他。我低着头,盯着酒杯里晃荡着泡沫的蜜色液体,但Daniel的身影就是很神奇的晃在我眼前,让我不注意都不行。
昏暗迷离的灯光蒸腾出的都是暧昧的颜色,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黑暗里无声地发酵。气氛很好,适合接吻。我和Daniel坐在角落里,离得很近,但是酒吧里太嘈杂了,离这么近我也感受不到他的呼吸。
快,再凑近一点。
我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这样叫嚣。这好像有点不对。我转了转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思索,最后还是决定遵从本能靠他更近。我有点头晕,这不适合思考。
喝了一点酒的Daniel话有点多,我也是在这时候意识到我第一次和Daniel在一起安静的聊天,靠在酒吧吧台,面前是普通的威士忌。我盯着他的脸看,完全没意识到他在说什么,直到他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浅淡得像是随手点上去的一样。他的眼睛很亮,倒映着酒吧不甚纯净的灯光,显得很脆弱。光点在他的眼睛里破碎,慢慢洇染成他眼里的一片闪烁的银河。
I want to kiss him.我的大脑里只有这句话,还是大写加粗底下两道双划线的那种强调版本。
不对,这太不对了。他的眼睛太亮了,他的笑容太耀眼了,他身处的角落太暗了。我把一切可能的理由拉扯过来掩饰我刚刚的念头。我的头脑依旧拒绝思考,以至于我没发现这些理由幼稚的可笑。眼前景象好像在旋转,包括Daniel那个美好的笑容一起,旋转成我眼前让我眼晕的色块。那个念头也在我脑子里旋转,毫不怜惜地戳着我一切敏感的神经末梢,大喊大叫吵嚷着要冲出去。我觉得我的脑袋大概要爆炸了。
这个夜晚从最开始就是个错误,我突然在这个节点意识到这个要命的事实。
然后我就想起了Lula。女孩好看的笑容只在我脑海里过了一下,取代她的是Daniel逐渐清晰的剪影。操,停下。我对自己嘟囔着。脑海里的Daniel有点疑惑的挑起眉盯着我,我才明白那不是幻觉,Daniel就是在我眼前。
他的眼睛里满是细细碎碎的光,带着专注担心地盯着我看。又是那种表情。那种认真的给人一种他的眼睛里只装着你的错觉。Daniel每次在台上表演也是这种深情表情,每次都像是无形的磁场一样攫住我所有的目光。
他的声音低沉,好像温热的呼吸一样窸窸窣窣钻进我的耳廓,“jacky boy,你还好吗?”我一定是喝醉了,因为Daniel从来没那么叫过我,我也从没觉得他的语调这么软,声音满是能掐的出水一样的温柔。冷色的光点斑驳在他的侧脸和他的唇上,他的嘴唇潋滟着水光,唇瓣微张,唇线嘟出一个圆润的弧度,显得柔软温暖。J Daniel Atlas一定长了世界上最适合接吻的嘴唇。
我拽过他––我一定是疯了。我们俩的嘴唇磕在一起,他的唇很软,但是牙齿很硬。我猜我和他的嘴唇都出血了。疼痛让我的酒醒了一半,但是Daniel没有推开我,他在吻我,而且似乎一下子占据了主权。好极了,这让我刚刚醒酒的脑子瞬间又不那么清醒了。他的舌头在我嘴里搅动,我用唇瓣包住牙齿避免伤到他,我不清楚我是真的怕伤到他,还是单纯的想找个理由纵容他。细小的呜咽在溢出唇边时被我勉强吞咽回去,我怀疑他可能听到了,但是我管不了那么多。我连自己都应付不过来––像是有刺眼的白光在我脑海里爆炸开来,噼里啪啦的火星在其间窜来窜去,照的我大脑一阵发空。我在那一刻感受不到任何东西,就好像世界上只有我和Daniel,还有他那好看得要命的脸和唇上温软触感。
他最后舔吮了我的唇瓣一下才放开我。他挑起眉,被我不小心磕到的而渗出的血嵌进他的唇纹中,显得嘴唇过于殷红。一抹若有若无的细小笑意点缀在他的唇角,他带着点得意的看我,那是只属于Daniel的耀眼表情,和他在舞台上的自信如出一辙,至少都是我喜欢的不得了的地方。他笑起来真是太好看了。我迷迷糊糊地想着,又拽着他的衣领把他拽过来亲上去,他还是没有拒绝。我闭上眼睛,忽视脑袋的逻辑模块告诉我这一切都是错的。我不可抑制地开始期待接下来会怎么样,带着隐约的明了和不清醒的思维。

是的,我们都醉了。

评论(6)

热度(34)